槟首长曹观友:中央政权易手后槟大型计划被叫停,具有政治因素。

槟州首长曹观友不讳言,槟州多项在希望联盟执政中央时代获批的大型发展计划,在政权易手国盟后喊停,其中具有“政治因素”。

亞逸布爹州议员林冠英周五在州议会口头环节,追问首长曹观友希盟掌权时期,批准予槟州的大型发展计划遭国盟取消后,财政部是否说明原由。除了升旗山吊缆计划外,希盟当权时也承诺,将为槟州交通大蓝图的100亿令吉的债券担保人。

“据我了解,这也被取消了,看起来像是政治报复。州政府将采取什么其他方法,确保这些解决槟州交通问题的计划,继续落实?”

前财政部长林冠英询问州政府,财政部是否说明取消槟大型计划理由。

曹观友直言,州政府不会就此接受中央撤回、取消大型计划贷款。相反地,州政府已向财政部和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针对数项课题包括空中吊缆和槟州交通大蓝图提出上诉。

“不过,直到现在仍未获得任何好消息,或可让州政府继续这些计划的激励。”

- Advertisement -

他强调,州政府仍会上诉争取,要求联邦政府出任担保人,以让州政府接受贷款或发行债券,继续执行上述发展计划。

他也打趣说,假设联邦政府能全力负起上述计划开销、纳入发展预算之中,州政府无任欢迎,但联邦政府看来不会这么做。

只是,他说州政府仍会申请把上述计划,纳入第12大马计划之中,但要等到2021年1月才会知道最终定案。

他重申,大型发展计划于槟州未来至关重要,州政府不会枯等,反之会要求一个最终答案,以决定是否采取其他替代方案。

沙迪斯:其他州如吉兰丹和丁嘉楼的拨款照走,惟有槟州喊停,国盟为何要惩罚槟州?

峇眼达南州议员沙迪斯则追问,联邦政府并未取消费如吉兰丹或丁嘉楼的大型发展计划拨款,惟独槟州中招,国盟为何惩罚槟州?

面对沙迪斯的明知故问,曹观友正色道:“为何槟州的计划被撤回,其他州的可以继续,我的答案只能是,具有政治因素。”

针对升旗山吊缆计划 发公开征求计划书

槟首长曹观友指出,升旗山机构将于11月针对升旗山空中吊缆计划,发出公开征求计划书(RFP),以政府与私人合作模式(PPP)落实,工程预料耗时3至4年,便会投入运作。

他指出,升旗山空中吊缆计划1亿令吉拨款,于2019年10月在联邦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通过。然而,州政府于4月3日获财政部来函通知,有关拨款不获财政部考虑,财政部不会继续有关申请。

他说,其办公室于6月10日致函财政部,要求重新检讨上述拨款申请,至今未获回音。

2020年财算案中 槟州所有计划耗149亿

- Advertisement -

槟首长曹观友表示,据第11大马计划下的“计划表现与执行报告书”显示,中央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批准予槟州的计划,截至8月2日共有167项同时,所有计划耗资149亿令吉。

他指出,在上述计划中有126项全新计划,耗资105亿2000万令吉。41项延续性计划,则耗资43亿8000万令吉。上述计划中有148项为实体计划,另外19项属非实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