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民政党主席胡栋强指出,州政府在2008年到2020年之间,向私人发展商征收了不少发展献金,但是,到目前为止,州政府还没有公布他们是如何使用发展献金来造惠人民,一共兴建了多少廉价屋?

他周四发文告时质问2008到2020发展商给州政府的发展献金总额是多少?12年献金用在那里?说好了要建廉价屋给贫困家庭,到现在为止建了多少?

胡栋强说,槟州首长曹观友公布2021年槟州财政预算案时说,州政府的可负担房屋新目标是22万个单位,比原本槟城2030愿景中的18万个单位目标来得更多,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言论,因为槟城的“可负担房屋”是槟州人民“负担不起的”,兴建再多也没有用。

“槟州的可负担房屋从30万令吉起跳,试问一般打工族可成功向银行申请房贷吗?太高的房价也导致槟城的可负担房屋处于滞销的状况。”

- Advertisement -

胡栋强认为,曹首長指总数为10万6742单位的可负担房屋,远远超越希盟百日宣言中所承诺的7万5362单位。“但是,如果这些单位一直空置着,也是毫无意义的。目前,槟州有3353房屋单位滞销,价值约26亿令吉。”

他也说,正是这个原因,导致槟州政府频频担任发展商的“推销员”,尽力协助发展商把房子卖出去。

“槟州房屋发展及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佳日星去年7月,向市场开放售卖30%可负担房屋。也就是说,开放可负担房屋给不符合资格者申请购买。”

- Advertisement -

他说:“现在,槟州政府把可负担房屋的顶价降低10%。至少850平方尺的可负担房屋最新顶价分别为槟岛27万令吉、威省22万5000令吉,但上述两个政策也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可负担房屋依然面临滞销。”

他指出,截至上个月,廉价屋等候名单有2万5913名、中廉价屋有1万930名,而且威北和西南区等候中廉价屋名单已经清完,证明人民需要的是廉价屋和中廉价屋,但是槟州希盟政府却没建中廉价屋,导致中廉价屋供不应求。

“此外,州政府兴建先租后售单位,以及人民组屋,才是比较实际的做法,这些才是人民所需要的房屋类型,而不是普罗大众根本负担不起的“可负担房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