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群娣(右起)在苏淑桦及玛妮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因未与丈夫注册结婚,导致寡妇多年来得不到丈夫的退休金,在经过4年的争取,最终在义务律师协助下,赢了官司。

现年54岁的蓝群娣是一名洗碗工,其丈夫生前是一名建筑工人,两人育有4名孩子。

其丈夫2016年在上班时,在建筑工厂突然去世,蓝群娣在亲友的解说下,开始向社会保险机构申请索回丈夫的退休金。

她说,当初社会保险机构以她与丈夫从未注册结婚,因此不批准她的申请,但在亲友的鼓励下,她决定作出上诉。

“在社会保险总裁庭中,我已经胜诉,但社会保险机构作出上诉,把案件带到高庭。”

- Advertisement -

国文能力不佳的她,辗转找到了隶属吉隆坡律师公会的法律服务中心,找到了义务律师玛妮的帮助,由玛妮带着她到法庭进行审讯。

蓝群娣今日(8日)在玛妮及社会主义党(PSM)财政苏淑桦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诉说自己的经历。

蓝群娣的代表律师玛妮指出,蓝群娣的案件,是大马史上第一宗以《1969年雇员社会保险法令》作为辩护而赢得这场官司的案件。

她说,社会保险机构律师在庭上,尝试以《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法令》对夫妻的定义,拒绝让蓝群娣获得丈夫的赔偿。

她解释,在《1969年雇员社会保险法令》中,只说明寡妇可以获得赔偿金,但并未定义所谓的寡妇是否一定要有婚姻注册证明。

她认为,社会保险应该是给予社会人士保障,该机构律师更不应该以《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法令》及《1969年雇员社会保险法令》混为一谈。

“这两个法令是不同的法令,不应该将婚姻法的定义,加入在社会保险法令中。”

玛妮指出,吉隆坡高庭在听了她的论述后,宣判蓝群娣胜诉,但社会保险机构仍上诉到上诉庭,

- Advertisement -

无论如何,她表示,经过他们的努力不懈,上诉庭同样宣判蓝群娣胜诉。

她说,由于蓝群娣的案件,无论在仲裁庭、高庭或上诉庭都获得胜诉,因此,这将是最终裁决,社会保险机构不得再上诉。

苏淑桦以蓝群娣的事件为例,促请民众在面对类似的情况是,不要放弃争取自己的权利。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