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承财(右2)与张荣芸(右1)在张菲倩(左1)的安排下,在记者会上呼吁大耳窿向欠钱的儿子陈浩贤追债,勿殃及其家人。

雪兰莪州一名逆子在外欠下大耳窿款项,由得父母到处举债为他偿还逾5万令吉后,不管家人死活离家出走,拟到中东国家非法刷卡赚快钱!

欠钱不还的青年陈浩贤(22岁,广告学徒)是于今年8月收拾个人文件后不告而别,父亲陈承财(49岁,建筑承包商)及母亲张荣芸(41岁,书记)多番联络其手机,都无法接通。

陈承财指出:“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带走了,好像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这个家了。”

陈承财夫妇与小女儿周日在行动党雪州法律局主任兼宣传秘书张菲倩的安排下,现身记者会要求大耳窿们冤有头、债有主,是儿子欠下的债务,他们应该找儿子讨,身为父母,他与妻子为儿子偿还逾5万令吉后,已负债累累,没有能力再还钱了。

“在这里我也表态,张浩贤是没有能力偿还债务的,劝请要借钱给他的大耳窿们三思,收不回放贷的钱,也不可向我们追讨。”

- Advertisement -

他说,家人是于行动管制令后,遭大耳窿上门追债,才知道儿子欠下大耳窿的钱,不过,无论他与妻子如何追问,儿子都不肯说借钱的目的,他与妻子因而怀疑儿子可能是涉及网络赌博。

“当时,我们四处向亲友借钱,帮他还了约3万令吉的债务,但是,儿子并不知悔改,直至近期再有大耳窿拿着儿子的照片上门找人,并且恐吓当时刚好放学回家的女儿,如果儿子不现身还2万令吉欠款,他们将会把追债行动升级,每天到家里来闹。”

“我们现在是搬家避开大耳窿的纠缠了,但是听说大耳窿还是到我们的旧家吵闹,老邻居都被闹得不得安宁,不知对方会出什么手段追债。”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儿子仅读到初中一即停学,后来到澳洲工作2年,去年3月因为国际护照遗失了回国,回国后,在一家广告商店当学徒,期间还介绍一名朋友到该店一起工作。

“在儿子失踪后,我们曾向他老板询问是否知道儿子的下落,对方竟告知我说,其实儿子已很久没有上班了,不过,旧同事通过他介绍的朋友口中获悉,儿子与这名朋友计划将于今年10月份,到中东国家为不法集团工作,刷卡赚快钱。”

另一方面,张菲倩指出,大耳窿追债连累家人的事件层出不穷,希望政府,尤其是执法单局严正看待这类刑事罪案。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