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症状感染者很可能就在我们的身边,当局能预防的措施有限,如果纯粹是因为不耐烦或反抗的情绪,连自己都不愿意做防疫措施来保护自己,那么又如何指望当局或者是仍未出现的疫苗来拯救你呢?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让2020年成了灾难年,这百年一遇的全球疫情危机对人们所造成的影响非常深远。人们从一开始的恐慌,到管制期间的不耐烦,直至后来逐渐只把疫情当成一组数据,忽视了对抗疫情的重要性,这种心态的转变,其实也是助长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当人们都在埋怨疫情长时间无法终结而导致他们的生活受到彻底的影响时,是否应该也反思自己已经做足了本分?

- Advertisement -

适应新常态是人们与病毒共存的一个方案,可是要做到与病毒共存,人们就必须保持非常高的纪律,紧守专家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但人们同时也必须去承受失去自由以及面对经济压力的痛苦。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不仅让人们手足无措,更让人们失去了应有的判断能力。当然,疫苗是解决疫情的根本方式,特别是在各国都不时地发布各阶段疫苗研发进程的时候,人们自然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些疫苗身上,并期望疫情在明年甚至是今年底就能彻底消失。

不过,这或许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日前就表示,今年的冬天或明年春天新冠疫情仍会存在,而且很可能发生局部地区的爆发,所以相比疫苗,控制传染才是疫情防控的关键。而我国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也不认为新冠肺炎疫苗是对抗病毒的最终方案。他表示,疫苗的功能是在体内制造抗体与病毒对抗,如果人们同时能够紧守肢体距离、勤洗手及戴口罩等标准作业程序,就等于在体外与病毒抗衡,并可降低至少82%至85%的病毒传染,这样内外共同抗衡病毒的做法肯定会有更好的效果。

新冠肺炎病毒在经过异变之后感染性更强,而且无症状感染者也是人们对抗疫情的最大挑战之一。人们不能一厢情愿地认为病毒会在一段时间后消失,更不能认为疫苗就快面世就完全把抗疫标准作业程序不当一回事。无症状感染者很可能就在我们的身边,当局能预防的措施有限,如果纯粹是因为不耐烦或反抗的情绪,连自己都不愿意做防疫措施来保护自己,那么又如何指望当局或者是仍未出现的疫苗来拯救你呢?#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