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张女士当时光着身子,所以未有使用手机拍照留证,只好自己加强消毒工作。

有隔离者投诉槟岛一隔离中心的房间马桶竟残留粪便,并且,房间也不太干净。

一名入住该房间的张氏女士周二向本报记者透露,她是于周日(6日),与其儿子从纽约飞抵槟城。在抵达该隔离中心后,她便要求入住较好的房间,而驻守人员也安排了1间拥有两房、一客厅、一饭厅和两厕,并已空置达3周的套房给他们母子俩。

红色污迹残留在窗帘上。

为确保卫生及安全,张女士决定消毒了才使用房内的厕所,可是第一天迁入的她已感到疲惫不堪,只能消毒及使用其中1间厕所。直到第二天,她才要消毒另一间厕所后再冲凉,然而在消毒马桶的当儿,却发现有粪便残留在内。

“当我看到马桶还有冲不下去的粪便时,感觉就要呕吐,选择直接清洗,连厕所内的毛巾也不敢使用。”

由于张女士当时光着身子,所以未有使用手机拍照留证,只好自己加强消毒工作。而使用该厕所后,她又因担忧自己和儿子在该隔离中心的安全,而没有向驻守人员作出有关投诉。

- Advertisement -
地面上也有昆虫及死蟑螂。

“厕所外的房间环境也不太干净,除了地面上有很多卷毛、昆虫、死蟑螂及空糖包装,也有红色污迹残留在窗帘上。”

“虽然我有将这些情况告知驻守人员,他们也指我们可换其他房间,但是我觉得搬迁很累和其他房间可能一样不卫生,最终选择留在原本的房间和自己清理。”

厕所外的房间环境也不太干净。

同时,她认为,当局要求隔离者用餐后,将食物容器和餐具放好,但是却不正视新冠肺炎病毒也可由粪便传染的情况。

“若我们母子俩不幸确诊,那么谁应该要负责?隔离中心的清洁工人是否有触犯《1988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法令》?他们犯下的错岂不是更严重?”

张女士:卫生局人员喷施太多消毒剂 流入眼镜无法睁开眼睛

另一方面,张女士也透露,在槟城国际机场的驻守的卫生局人员,向从海外返马的国人喷施太多的消毒剂,导致流入眼镜及无法睁开眼睛。

张女士说,虽然本身当时有穿戴眼镜,驻守人员也有在消毒前,要求她闭上眼睛,但是他们喷施的消毒剂太多。

张女士投诉槟城国际机场的驻守人员向从海外返马的国人喷施太多的消毒剂,导致流入眼镜及无法睁开眼睛。

“他们还将我们的钱包和手提包放在地上,又再次喷施消毒剂,拿起来后已是湿的。”

她说,她随即建议该名驻守人员或许可与上司说,将这些钱包和手提包放入容器后,再喷施消毒剂。

“岂料他以不客气的口气回应我,若要返国,那么马来西亚就是这样的。”

她也说,该名驻守人员给予回应后,甚至向巴士底部喷施消毒剂,让她顿时感觉被戏弄。直到她要拍摄这情况后,对方才转向别处喷射。

阿斯玛雅妮:已将张女士的投诉传达给民防部队,作进一步调查。

槟州卫生局:传达给民防部队调查

对于张女士的投诉,本报询及槟州卫生局主任阿斯玛雅妮时说,她已将此投诉传达给民防部队,以作进一步调查。

- Advertisement -

她对张女士没有使用正确的管道,即通知守在该家隔离中心的民防部队、卫生部等驻守人员,感到非常伤心。

“他们(投诉者)可能比较相信其他单位,可是我们有在那隔离中心给予协助。”

她认为,尽管张女士有作出有关投诉,但是隔离者是当局的“客人”,绝不会向他们“报复”。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