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鑌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近期表现朝野相处融融乐乐,他在槟城国际机场扩建计划被搁置和槟威渡轮服务被停驶后,加上槟城轻快铁的3个课题,向马华交通部长魏家祥表达立场,双方表现客客气气,让人好奇的是,到底槟州政府的立场是什么?而魏家祥有无任何实质的承诺?这点曹观友并没说明。

说真的,很多槟城人不解,为何原本已过联邦内阁定案,槟州人民应得的建设被剥夺后,州政府选择以协商精神和联邦政府交涉,会谈后依然没得到任何的改正及承诺,就算如此也不见州政府严正抗议,那不是槟城纳税人原本就应该享有的吗? 国盟掌权不到半年时光,槟城人已经被夺去希盟年代的承诺的设施、福利、甚至是教育,从升旗山缆车被停止、槟城国际机场被停止、渡轮被停驶,还有更让全国华教份子震惊的是,恒毅国民型中学二校已获希盟政府批准的行政独立被国盟政府搁置了。

不管国阵还是国盟年代,都一样以极端的手法执政,把国家的公家单位私有化,从禁止敌对党民选议员进入选区内的校园、边缘化敌对党执政的州属,到取消原本承诺给予敌对党执政州属的工程。

槟城人在2008年选择希盟当州政府后,就惯性被边缘化。2008年308大选之前,时任首相阿都拉宣布送三份大礼给槟州,即单轨火车计划、槟岛外环公路计划以及第二槟威大桥,结果大选后单轨火车和外环公路被取消,第二大桥上的观景台设计也被取消。

- Advertisement -

这种说话不算话的野蛮做法,说明政府施政的不文明,对人民的承诺可以随时收回,反正只要以政府之名就可合法征税,收税后却可以不公平不透明使用。孔子曾说过“民无信不立”,一个失信于民,缺少人民信任的政府,怎么能够长久呢?

国阵执政年代也就算了,因为那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规则还是得遵守。但国盟可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那是通过不民主手段夺走人民投票意义的政党联盟,是背叛民意的政府。

虽然国盟政府拥有国会简单多数票,可以合法的执政,但希盟政党称国盟为后门政府,也就是不承认这个政党联盟的执政合理性。来自希盟执政州的槟州首长曹观友与国盟的交通部长魏家祥进行会面,从曹观友脸书贴文和新闻内容中可以看到,他向魏家祥移交了一份文件,他没有说明文件是什么,民众只能猜想。不解的是,希盟不承认国盟的合理性,槟州受到国盟不合理的对待,曹观友选择与国盟协商,是否意味着曹观友选择承认国盟执政联邦的合理性?

曹观友身为槟州之首,为了人民的安危和利益,确实必须在必要时刻与敌对党合作,毕竟政府不同于政党,必须把人民利益摆第一,而不是任何课题都要斗到你死我活。不过渡轮被停驶、机场提升被搁置和轻快铁事件都是被国盟政府粗暴处置,而且这些事还不到生命攸关,也不像是2017年杪槟城发生史上最严重的大水灾,必须向联邦政府求助。在槟州被这么不合理的对待下,怎么不见曹首长公开表达出槟州人民的愤怒呢?

- Advertisement -

前言说了,槟城人习惯被边缘化,但从2008年至今,槟城人也没因此被击败,甚至越战越勇,外州朋友经常很羡慕和佩服槟州人和雪州人的骨气和坚持,这股气势让希盟在2018年大选告捷。

槟城第一次变天在1969年5月10日,第三届全国大选,已故敦林苍祐带领民政党从马华领导人王保尼手中接过槟州首席部长之职,成为第二任槟州首长。第二次变天则在2008年3月8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领军击败民政党首长许子根,就任槟城州第四任首长。可见槟城人有追求公义和公平的基因,不会因为眼前小恩小惠而弯腰,槟城是全国纳税前第三高的州属,但2008年后得到税款分配却是垫尾,联邦政府早就应该拨款购买新渡轮给予槟城,机场提升亦是。

“公平正义不是靠别人施舍,而是自己争取而来的”,马华在2013年大选打出的“要稳定,不要乱”竞选口号让马华惨败,足以让所有从政者借镜,选民要代表他们的政治人物抬头挺胸去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利,而不是等压迫者来施舍。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