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张瀚中(左上起)在直播上访问黄泉安、迦玛及孙天美。

接连在马来选区补选中发挥无坚不摧威力的“全民共识”备受关注,这巫统及伊斯兰党联手打造的“全民共识”是否是选民未来的共识?是否将在沙巴州选中产生效应?“全民共识”的风潮又能维持多久?

本报“光华报动”通过脸书直播做出探讨,也邀请时评员迦玛、孙天美博士及前国会议员黄泉安做出抽丝剥繭的分析,探讨“全民共识”的趋势与走向。

非沙巴人的共识

三位时评员异口同声认为,“全民共识”的威力跨不过南中国海,对即将举行沙巴州选产生不了任何的作用。

黄泉安指出,沙巴有不同的人文、宗教及政治生态,虽然“全民共识”带来的风潮在马来社会产生效应与冲击,但是并影响不了沙砂二州的政治景观,况且伊斯兰党及土团在沙巴并没有市场。

- Advertisement -

“我认为这一战主要还是在于国阵对希盟之战,国盟及国阵之间的如何配合,希盟及民兴党的共识才是关键所在。

迦玛认为,沙巴有自己的地方政治及千丝万缕切割不了的利益集团关系,当前不论是前首长慕沙阿曼或是看守政府沙菲益都各有强弱与矛盾,除了需要凝聚本身的政治实力,也借助西马政治力量的配合,对选民做出有力的宣导并加强本身的筹码。

孙天美则认为“全民共识”在沙巴没戏可唱,毕竟这个共识非沙巴人的共识,也没有他们所要的政治纲领。

“全民共识”像是政治口号

迦玛表示,刚刚走访东海岸的登嘉楼及吉兰丹,也在闲聊之中发现当地马来社会的确拥护由巫统及伊斯兰党主导的“全民共识”,几乎大部分的马来人都给予支持,也认同首相慕尤丁的领导。

“‘全民共识’!全民又何曾有共识?这只不过是将维护马来人利益、皇室地位、伊斯兰地位及土著经济利益等等元素包装起来,这也并非注册政党组织,倒像是一个政治口号。”

他表示,或许是希盟掌权22个月来令马来社会感到不舒服,而巫伊结合后鼓吹的“全民共识”或许令非穆斯林社会感到不舒服或敏感,但却有效凝聚了传统马来区的支持力量。他不认为来届大选会有什么大突破,这只是一个过渡期,过后将出现新一轮的整合,直到下下届才可能看到比较稳定的情况。

孙天美认为,根据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全民共识”确是获得马来社会的支持,但是在全国人民方面则不是这么一回事,而华裔社会一般偏重经济发展,因此产生不了共识。

黄泉安指出,在现有的222个国会议员当中,涉及“全民共识”的巫统有39位、伊斯兰党18位、土团党31位,总数是88位,如何去跨前一步加强推动力是当前有关方面必须去考量的。

“放眼今日的国会选区,东西马的马来及土著国会议员就有逾160位,比3分2多数席的148席更多,反观行动党及公正党的华印裔国会议员只有62席。”

东马始终是政治造王者

迦玛认为,“全民共识”存在很多的随机性,这个风潮能维持多久当前无法看到,由于这并非注册组织,也只是一种结合形式而非实体。

他表示,“全民共识”让巫伊不再陷入三角战,政治势力的凝聚将对希盟产生更大冲击,然而“全民共识”未必是非穆斯林社会的共识,在政治力量差距不太大的时刻,东马沙砂二州将继续是造王者。

黄泉安指出,未来大选,莫忘了还可能增加了逾700万个首投族,这些新新人类的情牵何处将对整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产生重大影响。

- Advertisement -

“前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有意承办一个青年党,究竟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冲击?当前依然未能看得到所谓的成效。”

他说,今天的国盟内部充满矛盾,主要问题介于巫统、土团及伊斯兰党3党之间,同样的希盟在沙巴的战役上也存在问题,在诚信党采纳民兴党党徽出征的时刻,公正党并未跟着大队走,显然可以看出卡在安华与沙菲益之间问题。

孙天美认为,全面共识这个概念或许将一直维持下去,效应却与当政者的态度与方式息息相关,除非是脑筋转不了弯的铁粉,否则一段时期过后,所谓的风潮必将因人为与效率问题而产生变化。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