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志伟

希盟执政中央时期的纰漏近日不断涌现,教人民大开眼界。

首先,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风波,牵引出了黑暗内幕。原来阻止机场扩建的,不是当年的国阵政府,反而是希盟本身。

本来,大马机场公司已经准备于2018年动工,可是希盟入主布城后,却要以私营化方式推行扩建计划,而要通过私人融资倡议模式(PFI)来扩建机场的人正是槟州希盟政府的发展商好友。这种受到特别关照的模式,显得十分突兀,人民无法接受。

此外,槟城渡轮停驶课题也带出了前朝交通部9000万令吉拨款不翼而飞的疑点。

- Advertisement -

前交长陆兆福在任期间允诺拨款9000万令吉购买新渡轮,但拨款最终下落不明,导致陈旧的渡轮未能获得维修以至被逼停驶,希盟责无旁贷。

2019年总稽查司报告出炉后,人民才发现希盟处处行政弊端,当中不乏涉嫌贪污和浪费公款的严重问题。看来,希盟不但没有依照竞选宣言拯救国家,反而祸害国家。

财政部长更指责前任财政部长林冠英通过直接谈判方式,颁布101项总值66亿1000万令吉工程合约。

以前林冠英不断强调公开招标,不料担任财政部长时却直接洽谈工程,这也令人联想到上述的机场扩建是否也是林冠英想实施“直接谈判模式”的计划之一,反贪会应该调查此事。

我也希望当今的国盟政府,公开招标所有的政府工程和采购项目,以便有效遏制贪污滥权问题。

此外,国盟如果要取得人民的信任,也必须调查违反隔离规定的种植与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并根据法律采取行动。

这好过将违反1988年传染病监控及防范法令(342法令)的1000令吉罚款,提高到1万令吉。

- Advertisement -

国盟政府现在应该做的,是教育人民及警愓人民遵守防疫SOP,而不是去加重人民的负担。

1000令吉的罚款,很多老百姓已经无法承担了,而且行动管制令期间,人民失业的失业,生意倒闭的关店了,有谁认为他们拿得出1万令吉的罚款?

其实,今天人民的负担已经很重了,而且很多人被罚款罚得很冤枉。很多时候,人们只是一下子不经心,就吃了罚单。也许国盟政府念在初犯,应该对初犯者开出小额罚款,比如一两百令吉;对于重犯者或戴着隔离手环外出者,才施加高额罚款,这才是以民为本的政府。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