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与原产业部长凯鲁丁阿曼违反隔离限令事件,已愈烧愈烈。网民发起要求凯鲁丁辞去部长职的联署,目前已获得逾4万人签名,“凯鲁丁事件”处理手法撩起了人民怒火,人民的政治醒觉比从前更高,不是4个月薪水便可随意打发。

2月的喜来登政变后,慕尤丁统领的国民联盟政府在新冠肺炎蔓延下,果断宣布行动管制令来阻断疫情同时,指定卫生部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取代丑态毕出的卫生部长阿汉峇峇主导防疫,浅白、亲民和接地气的电视直播谈话,统统为他赢尽掌声,个人声望冲向新高。

可是,国盟作为弱势政府,个人声望再高还是要向政治现实低头,土著团结党受制于老大哥巫统和伊斯兰党,必须以分派官职和官联公司职务,来巩固政权,已让人民尤其中间选民对国盟印象,大打折扣。

还有巫统数名国会内扮演“打手”的议员,频频出言倒米,就连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高级部长阿兹敏,近来不断进攻希望联盟,抨击到似乎过了头,不但没起到给人民对希盟的不满保温作用,还显得被私人恩怨掩盖了理性,非常不讨好。

加上盟友内开始为来届全国大选议席分配起纷争,这一切显示,国盟的蜜月期已逐渐走到头了。

- Advertisement -

巫伊联合加上土团,一直被喻为马来政党大结合,随时可取走70%巫裔支持。可是,3党议席高度重叠,巫统要重返老大地位,伊党游走巫土之间,争取利益最大化,土团党在思考开放予非巫裔进门来壮大势力,目的都是为竞选,摆脱目前3党为政权纠葛一起,却理念大不同困境。

- Advertisement -

来届全国大选前,巫统、伊党和土团党如何合纵连横,是最为注目的一环。马来政治力量虽然碎片化,但各党竞争和势力此消彼长却更是精彩。还有别忘了,以巫裔为主要力量的公正党、诚信党还有祖国斗士党,也在战围之内。

东马的沙巴鹿死谁手,9月自有分晓。砂拉越明年6月前就须州选,砂拉越联盟选后是更强还是显弱,尚未得知,但东马会在全国政治的角色是更张扬抬头,已是事实。现下,连前青体部长赛沙迪也开口,要追上全球政治风潮自组青年人政党,开拓新路。

大马政坛已进入了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时代,却给了人民更多选项、更多思考,更为精彩。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