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玉

行动党里一直存在着所谓的派系;一个积极争取维护少数民族(华裔)权益;另一个被视为民主和国民和谐主义先锋。虽然很多时候两者被刻画为敌对两派,但作为几十年来的行动党支持者,我觉得两派之间是相辅相成的,也是成就行动党内多元发声的根基。

直到前不久爆发的彭亨州爪夷文招牌事件,让我彻底对行动党内的极端作风感到失望。一个民生课题,兜兜转转竟然落得入禀法庭,甚至延申到领导、党员分裂争执,而且还牵扯出一系列种族主义和冒犯皇室的争议。这让我不仅震惊甚至对于这个举动十分不解。我震惊的是,这起事件上竟然让行动党议员认为没有比入禀法庭更好的解决方案;我不解的是,这几个议员在我国尤其行动党面临政治危机的跟前,选择了在脆弱的族群关系上再下重击。

在这个节骨眼上,彭亨的行动党打着维护商家权益的口号,入禀法庭挑战招牌上须有爪夷文的条例。或许在一些人眼中看来,这个举动多么地英勇和威武。但是我认为, 一个地方领袖的使命是解决问题、维护民生。然而入禀法庭这一个极端的举动引起社会哗然,打着维护权益的旗号实则挑战如履薄冰的族群关系。说实在,彭亨行动党在这一项决定上,真的让我见识到浅短的政治目光。

人民如今迫在眉睫的问题,不在于招牌上加不加爪夷文,也不是谁强制谁去使用什么语文。当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在积极保存和记录美术与工艺知识的同时,我们却把曾经是我们社交生活一大部分的文化推向没落与灭绝。把无价的文化和艺术与狭隘的政治观和片面的世界观挂钩,实在让人遗憾。

- Advertisement -

当今百姓民不聊生,做生意的看天打卦、打工的也提心吊胆。大家深怕哪一天疫情再次沦陷,工作、收入甚至性命都不再有保障。当今内阁附和银行千依百顺、弃劳工阶级生死于不顾、对于小商家以及劳工不闻不问。这一切全民有目共睹。这个疫情当道的时刻仍然主动纠结在爪夷文这种事情上,顿时让我对部分议员重振行动党的能力感到怀疑。毕竟到了此时此刻仍然看不清大局,行动党注定永远只能屈服于万年反对党的名下。

我们这些老骨头,在年轻人眼中已经不是一回事。行动党里如今不乏年轻气盛的议员和领导。我最想看到的是年轻人延续火箭战斗精神的同时,智慧和判断力也要与时并进。世界的改变、时代的进步,我们的思想也同样的应该追上脚步。社会的和谐与相处之道,在于取舍。若不思进取并且拒绝任何思想进化,不管到了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显得与自己格格不入。

新一代的行动党领导,我们人民希望看到的是你们拿出魄力和勇气去为人民面对的现实问题争取福利。行动党要落实“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首先党内必须先要有这种自我认知,不要再以自恋自艾的态度幻想以少数力量去主导整个大局。

上一届大选成绩、行动党的纪律文化、上十来年的大胆扩展战略、国家近年来的政治局势,造就了行动党目前为国会最大政党的新现实。但显然,这个扩展階段已到了瓶颈。行动党能否在国家政局如此混乱之际杀出重围,更上一层楼,关键在于行动党能否摆脱少数民族英雄的圈套,而进化为一个真正属全民各种族 – 尤其是一个多数国民皆能接受的政党。

- Advertisement -

如果行动党只能维持目前的支持率,就算能维持多十届大选也没用。因为行动党一天不能成为巫裔、土著社群的选择,行动党都没可能稳稳地献身在朝内为国民办事。

国家的前途与行动党前进的动向必定是唇揭齿寒、一脉相连的。若行动党在这关键时刻选择撤退,以守为首要战略,恐怕马来西亚的未来是凶多吉少了。相反,若行动党能延续过去十多年来的改革动量,当机立断继续进化,那像我一般小市民就有希望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