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亮剑,组织祖国斗士党准备再战江湖,霹雳州士林州席补选是他的第一道考验。

由于尚未注册,也来不及注册,敦马尽管获得希盟亮绿灯让其人马披甲上阵,看来也只能以独立人士身份参战,要在这个巫统的堡垒区胜出谈何容易。

土团党总秘书韩沙表明国盟将在这场补选中让敦马一偿惨败的滋味,实际上老树盘根的巫统在过去的战役中皆告无风无浪,这次在巫伊合作之下更是如虎添翼,敦马欲少输当赢都是不简单的事。

坐落在丹绒马林国会选区的士林州议席属于半城乡选区,加上7个垦殖民区,巫裔选票高达75%,敦马的偏向虎山行,看起来是准备在传统马来选区试水温,但是至今看来惨败收场的可能性还是相当的高。

从希盟的掌政到国盟的入主布城,马来政党虽然四分五裂,马来选票的走向似乎已情牵国盟特别是巫伊联手打造的“国民共识”。原本的铜墙铁壁区加上伊斯兰党的靠拢,巫统再次成功守土料将不会是问题。

- Advertisement -

敦马这位95高龄的老斗士向来斗志昂,一生戎马从不轻易言败,挥别土团再创祖国斗士党,试图凝聚马来社会的力量再创政治新高峰,士林一战,在这个传统马来区的成败,将是他重新启步后的最佳测试。

有道是一退三千里,特别是只争朝夕的政治圈,敦马突然的辞相,也因他的一念之间令希盟政权崩盘,自此他只剩下基本的名望,权威似乎已渐行渐远,即使他虎老雄心在,当下的政治现实将让他举足艰辛。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敦马虽然获得公正党点头让路士林的抢滩战,他如何去获取基本的支持票,如何凸显其个人甚至新党的魅力,这一切都跟他往后的路向有莫大的影响。

- Advertisement -

表面上看来,敦马组织新党后已带动土团党的退党浪潮,现阶段明眼人都看得出退党的人马大都是他的势力范围区而伤不了土团党甚至慕尤丁的元气。

在寻找生存空间的大前提下,老斗士的首要考验是士林的成绩,再则是他与希盟特别是安华的互动关系,这一切都是斗士党与他在政治上存活的必要条件。

敦马亮剑,意味着战未央,在大势已去的非常时期,他如何重振旗鼓再战沙场,这是他及斗士党的考验,而士林补选是测试的开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