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吴荣顺

爱我棕油是希盟时代棕油的名称。爱得多是否卖得好?无宰羊。

而国盟将棕油更名为天赐之物,是否做法更加好,是否能够让国际社会接受,增加销量,还有待观察。

更名常常为政治人物作为提升政绩的手段。经常的做法是除旧迎新。

这些更名有时候是从新返旧。比如孟沙南城(Bangsar South)正式更名,换回原本所使用的甘榜克灵芝(Kampung Kerinchi)。更名的基础是尊重地名历史。

- Advertisement -

可见更名的基础还是以达致积极美善果效为本的。

比如《中国新歌声》节目组宣布,《中国新歌声》正式更名为《中国好声音》。期待的是好声音的出现。

国际上也是如是。

比如瞩目的更名是冠状病毒病(COVID-19)。因着疫情的急速升温,已造成全球大流行,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武汉肺炎(旧称)”正名为COVID-19。这样的更名总比特朗普大嘴巴的熊猫病毒烂名来得佳。

有些更名建议当然是讽刺性强的。

比如在WHO更名武汉肺炎一事中,心直口快的黄秋生呛声说:不如将香港脚改叫大陆脚好咯!

有些更名则会引起国际争议和纠纷的。

比如日本更名钓鱼台一事,就引起中台的严正抗议。然而抗议归抗议,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还是表决通过,确定将钓鱼台列屿(日称尖阁诸岛)的所在行政区名,从“登野城”变更为“登野城尖阁”。

可见更名一事上,还是会有铁齿的。

当然更名运动最担心的是造成浪费资源的出现。全部印好的文宣品、印刷品、标识等等都要更换。劳民伤财,这样的改名行为不单可笑,不宜多为。

- Advertisement -

再有的更名做法,功能不变,只是换汤不换药,最忌的还是挂羊头卖狗肉,名不副实而已。

鲜亮显眼的名字固然重要,实际的内涵,操作上的实用性,推广应用上实际上,更加为重。

无论如何,更名种种,还是应该以是否达致落实政绩的提升,带来正面效果,积极回馈等等为最大的考量。一意孤行的更名,除了自爽,意义应该不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