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沙菲益在面对慕沙阿曼的逼宫时,果断的解散州议会,和死敌来一次决定政治生涯的生死之战,再次为热闹非凡的马来西亚政坛投入一颗震撼弹。

- Advertisement -

从宏观角度上来看,与其坐以待毙,沙菲益这个举动对民兴党和沙巴希盟有几个利好因素。首先,沙巴的非穆斯林土著群体一路来对巫统都深深忌惮。这一次巫统还和宗教原教旨主义的伊党结盟,那就让他们更加不安。只要这个因素顺利发酵,那么和巫统挂钩的沙巴本土政党,在非穆斯林选民为主的州议席就会陷入苦战。此外,巫统和土团党这两个主要政党,被沙菲益解散州议会的举动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两党原本只是谋划通过青蛙跳槽夺过州政权,而完全没有预料到州选,也就是说两党的议席分配根本没有谈妥。这是耗费时日的过程,而州选举必须在60天内举行。所以,土团和巫统到最后互扯后腿,是很可能出现的情景。这就让沙菲益平白捡一个大便宜。

和马来半岛希盟丧失州政权过程有很大分别的是,民兴党在沙巴依然有强大的竞争力,就算州议会重选民兴党也有机会重新执政;而半岛的希盟就算没有失去土团党,依然也无法和当下的巫统-伊党联盟竞争。此外,和希盟州政权,如马六甲不同的是,沙菲益获得州元首的支持解散州议会,才成功阻击了慕沙阿曼的夺权。以上两点,是希盟在半岛所不拥有的优势。沙巴这次州选,也可以让我们观察在政治斗争陷入死漩涡的时候,解散州议会重选这个宪政手段能否解决政治矛盾。

只要沙菲益在沙巴打败巫统-土团党联盟,那么声势就会大涨。那时候就会顺理成章成为希盟+的首相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沙菲益即立下战功,又证明可以打败巫统和慕尤丁等叛徒,到时候主动权就不再掌握在安华和公正党手中。当然,成王败寇是永远不变的道理。如果沙菲益败了,那么就只能固守沙巴政局。想要进一步进入中央担任要职的计划就此打住。安华和公正党再次陷入政治尴尬 – 情理上必须全力协助沙巴希盟和沙菲益重新执政,但如果沙菲益再次赢得沙巴政权,那么安华的首相之梦很有可能就此打住。命运对安华也实在太过残忍了。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