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甚至世界关注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4200万令吉SRC案的7条控罪全部罪名成立,分别是3项刑事失信、3项洗黑线及1项滥权罪控。承审法官基于辩方无法提出合理疑点来反驳这7项罪控,而做出上述裁决。

但是,这起被喻为世纪审判的案件,从法律和政治的层面来看,都还不能说是尘埃落定,毕竟纳吉事前已经放话,无论高庭的裁决如何,SRC案不会就此完结。政治人物会束手就缚,通常是在常识判断之外,何况纳吉在审讯的过程中选择站在自辩栏,即展示有信心自清污名,同时认定这是一项政治迫害的案件。如今罪成,将案件带到上诉庭是肯定也是唯一的途径。

- Advertisement -

从一般的政治角度来看待此次涉及我国史上首个前政府最高领导的庭案的判决(尽管涉及刑事成分),在政权更替后会有不同的结果的通常认知,可能会有一些出乎意料,但相对的却也彰显司法的独立,不受当下行政体系的干扰,国盟政府尤其是首相慕尤丁的信誉也会隨之提高,而实际上可左右国盟政府的巫统对于司法的判决看来似乎也无力影响。

当然,如果将此案件突出其政治意义,或者直接视为政治案件,自然就会有不同的解读,而众多的角度从来也不缺乏阴谋论。尽管这次的判决让纳吉必须面对高额罚款和监禁,从而失去竞选的资格,然而在上诉期间仍能保有现在的国会议员资格。在2018年国阵倒台后,纳吉便为一马案件缠身,俨然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但是隨着BOSSKU旋风的骤起,又使纳吉的政治角色与功能又注入新的活力,在基层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国內政治与政党的势力结构在两年间,从中央政府、国阵再到巫统,都几经变革,各方势力如何看待和期待纳吉案件的结果,着实耐人寻味,尤其是巫统现在的党內权力结构和对未来的布局,是否已经准好迎接或者防止纳吉回归巫统的权力中心?

至于纳吉SRC案的判决是否会直接促成闪电大选,恐怕言之过早,各方势力都有各自的盘算。但是,巫统和伊党一直都有解散国会的声音,但实际上并没有积极的动作,巫统会不会针对纳吉案件的判决鼓动马来基层,趁势挟迫慕尤丁举行闪选,这涉及党內党外的权力安排与合作,以及纳吉因素在巫统党內权力结构的作用,只能是尚待观察。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