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楷霖

马来西亚愚昧的政治态度已不是一句“鬼唔知咩”可以轻易被看开或无视,他们视政权的重要性凌驾于道德和原则,像这种政治风气与取向更不会在意少数民族的感受,这种情况已经逐渐影响到少数民族的生活,甚至无视他们的存在。无疑,种族色彩、宗教均离不开我们的政治圈子,影响了马来西亚该有的和谐和进步。

“马来人”的政治理念最早用于巫统,这是一件几乎所有大马人都懂的事,后来逐渐地被其他政党如伊斯兰党、以及现在的土团党使用。自国家独立以来,马来人在巫统的“精心”调教和影响下,开明的人几乎所剩不多,透过历届大选成绩的数据看出,大多马来人始终以“肤色”来选择把票投给“自己人”。你说他们极端?事实是无论多数民族或少数民族,更多时候,大家都是把票投给同样肤色的政党。所以,这些马来政党只不过是顺手推舟把民族牌打得更漂亮而已。你说他们卑鄙?政治本来无分卑鄙或正义,只有手段。

现任首相慕尤丁曾于2020年4月1日向媒体坦诚他是一名“Malay First”(马来人主义)的人,并坦承将以“heart”(心)为马来人福利作为优先考量,当然,他虽承认自己以马来人主义为先的政治家,但他没否认自己为马来西亚人,这种说法展示出了“两头草”本色。而伊党与巫统呢?这两个以宗教和种族的政党更加充满着种族色彩,我们的种族特权与不公平固打制就是由当时巫统领导的国阵设计出来。其中不断煽动族群,以“华人有钱”、“华人回唐山”等来达到激昂民族情绪以争取更多票数与支持率。由哈迪带领的伊党更是学到了巫统的那一套,更是以“宗教”来绑架支持者们的支持,为自己索得更多支持。

- Advertisement -

无可否认,当权的国盟政府确实急于表现自己,原因是自己一直被希盟灌上“后门政府”的称号,让他们须在短时间内博取更多支持率、积极发表以及推出一些政策,但遗憾的是,他们还闹出了不少风波,如祖莱达浪费资源穿着防护衣到一些地方只喷了一会儿的消毒水就走了、福利部的“100块钱”援助品的成本问题风波、戏院分男女坐席的事情、鼓励妻子应该多学习扮演哆啦A梦博取丈夫欢喜等事件,当中还有一些事情甚至上了国际新闻,成了一时笑话(哆啦A梦事件)。无疑,这些人急于博取一时的媒体曝光率,而随便发言。

- Advertisement -

说起马华和国大党这两个党,还真的让人心酸,曾经的大党,虽然底蕴还很强大,可是却沦落成了另类的“讨好党”,表面上的多元化政策,但实际上遇到问题就一句话也没有,虽说希盟时期期间,行动党也遇到部分问题而无法让人民满意,但至少火箭会尽力向民众解释、也会积极争取,虽然我们会看到部分的沉默,但也没有马华和国大党这般安静得让人害怕。要知道,伊斯兰党和巫统一直都是打种族牌的老党派,甚至有意把马来西亚逐渐伊斯兰化,若马华与国大党走向多元化,此刻正是他们表演、发言和阻止的机会。可惜,他们并没有。甚至眼睁睁让每周五爪夷文日落实、更让彭亨州落实戏院内男女分开坐席的条例,讽刺的是,在之前一直批评希盟罔顾少数民族感受的马华与国大党此次却异常安静。我理解马华与国大党有必要走向多元化才能改变现在的情况,但是马华与国大党并没有真正实践多元政策,仅仅只是为了巩固政权而作出的讨好行为。

在这样一个不良体系与政治风气的统治下,我们在课本上被灌输的平等只是一种表面的现象、一种幻想,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改变或改善。而这种风气只会让非土著的民族逐渐产生政治冷漠,甚至漠视马来西亚政治与发展。无疑,政党的政治态度影响了选民们的心情,同时也影响了马来西亚未来发展,也无助于团结马来西亚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