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兜万转,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周一议决维持公正党全国主席安华,作为希盟的首相人选。一切看似尘埃落定,可是决定出炉后却不见希盟士气大振,文告内容平平淡淡,坊间也没有激起一丝涟漪。

国民联盟这一边,较早前便宣布倘若来届全国大选报捷,便推举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继续任相。然而,坐拥最多议席的巫统主动“缴械”,引得党内资深领袖纷纷不满,认为要么土著团结党回归,一起分享权力果实,要么胜者为王,没有拱手让权道理。

可见,大马政局已经去到将帅凋零的地步了。无论是声势如虹的国盟,还是低迷无力的希盟,两边都不缺可出来嚷嚷的小统领,却没有一边可推举出令人眼前一亮,在外可收复民心,对内可镇压各方势力的大将军。

巫统和伊斯兰党向来以组织力超强见称,可是前者领袖受贪污腐败丑闻所累,政治包袱太重。伊党则难以提供足以取信予多元种族社会的领袖,国盟中看去也只有土团党,在509后招收的一批巫统议员,还有从蓝眼转投而来的阿兹敏派系,尚算领导级。

当了半个世纪国会议员的巫统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是其中一名不认同缴械的资深领袖。他日前受访时,分析巫统在来届大选可取得好成绩,但难以提出适合的首相人选。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姑里一生也有首相梦。戎马半生,势力高峰时打不过宿敌敦马哈迪,2018年再出击挑战巫统主席职,已然被嫌过气,是敌不过时代。不过,他的谈话仍有其份量。在他看来,,巫统和国阵需推举有领导力和诚信的人任相,过气领袖须自我牺牲,让没污点的新人出线。

社会正在剧变,网络、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彻底改变了世界。东姑拉沙里的时局分析,或在年岁渐长下,有其时代局限。但我们的许多领袖都已过气,他是点出了大马政治的时代症结。

所以,纵然希盟下定了决心,国盟公布了人选,社会没有丁点兴奋气象。无他,因为人民知道,政坛仍然只由老将挂帅。老将只有战死沙场,不会有退下的智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