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文辉

读者朋友们,久违了!

上个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突然发高烧,在这疫情蔓延的非常时期,震惊了全家人,赶去私人诊所看医生,医生即刻抽血送往化验。傍晚即回电确诊伊蚊叮咬的“骨痛溢血热症”(或称登革出血热病例),血小板第二、三天迅速下降,马上入院诊治。于是,只好搁笔迄今。

其实,自从两个月前的“冠状病毒”蔓延开来时,新加坡也“半封城”了,我禁足宅居在家两个月,足不出户以为一切安全。但谁料到一只伊蚊来访,另一个病毒侵袭,使我陷入了困境,同样是没有药物治疗呀!

因此,只有住院观察。每天一组又一组的医生来看诊了又去,去了又来。只有吊盐水或多喝水,血小板降到只有十八的危险状况,到了第七天血小板才U转回升,再等三天后终于出院回家!

- Advertisement -

哗!这样微小的病毒,却是这么利害。当然,比起冠毒只是小儿科。这个时期冠毒侵袭全球,美国就一百多万人中招,死了超过十万人,而全球已达700多万人确诊,200多个国家死了40多万人;——这是盤古开天地以来,这么全球性瘟疫还是第一次;人类遭遇到了一次近乎毁灭性的灾难!现在疫情还在继续蔓延中,何时可以终止,没有人可以说定。但所谓“人定胜天”。希望聪明的人类能早日发明疫苗克服疫情。

就在医院躺在床上举头看电视时,突然爆出一则惊人的新闻:美国一名非裔男子弗洛伊特遭到白人警察沙文以膝盖压颈。而那黑人频喊:“我不能呼吸、我不能呼吸”。可是白人却以膝加力压颈,那人终于窒息斃命了!

——这样的镜头在电视上清淅的播出。看了真是心寒和心痛;那个黑人在临死的呼唤,那个白人警察在加把压力,把那个黑人压到断气为止。我心跳上百,血压升高,喚来护士测试,她劝我冷静!

——那个黑人失去宝贵的生命,他的妻子失去了丈夫,他的女儿失去了爸爸,一个本来温暖的家庭就这样破灭了!一条善良的人命就这样失去了!

——就只因为种族歧视;白人要杀黑人。世人发出了呼声“黑人的命也是命”!就只是美国的白人警察杀惯黑人。把黑人的命看成“草菅人命”!

接着,美国各地、欧洲各地、澳洲、东京、首尔。欧亚大洋洲等人民反种族主义大游行遍地开花了——全球各大小城镇普遍发生反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执法游行,声援美国境内因非裔男子遭白人警察用膝盖压死而引发的示威。天呀!“黑人的命也是命”!

示威游行发生时,特朗普却派出大批警力放射催泪弹驱散示威者,並扬言要放出恶犬咬人。丧失了人性!

- Advertisement -

——奇怪的是:当香港发生暴徒示威、打砸、放火烧人时,特朗普说是:“民主抗争”。而美国这次真正为反对白人杀黑人的“反种族主义游行”却说他们是“暴徒”。这种双重标准永远是特朗普和美国高官的一贯作风,缺乏人格。

美国人不是自称是“自由、民主、人权”的维护者吗?且不说自由、民主,单说人权,那么你的人权在哪里?“白人警察杀黑人”是你们独有的人权吗?——指着别人的鼻子说没有人权,自已却种族主义200年没有改变过;手拿着贼赃喊抓贼,谁才是贼?

如今进入了21世纪,21世纪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从这次的反种族主义游行可以看到: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醒觉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