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行也担心行管令的模式,在“喊价”交易场上难于进行。

报道:胡连花

原定于本月20日投入运作的高渊港口码头重开交易计划推迟了,不过管理层希望5月初能开始运作,推迟的原因是,重开过程必须向相关执法单位申请,在获批准及支持后才能运作。

许海强:码头不可随意重开

高渊港口渔民有限合作社主席许海强周三受访时指出,在行管期间,当地3个码头管理层才了解早前暂时关闭的码头,并非可随意重开,而是须向相关执法单位提出申请,在获批后,也要请自愿警卫队维持现场秩序,同时也要有警方的支持信,警卫团才能出勤。

许海强:高渊港口三个码头的管理层希望所有码头可在5月初重开运作。

“我们现在才知道关闭码头时很容易,只要管理层达至协议就可以,但要重开,还必须有警方的支持信、威省市政厅发出批准信,和相关单位的批准后才能开。”

- Advertisement -

他说,管理层将在码头重开交易时,严厉管制进口处,包括量体温,只限持有通行证的渔商入场。

“型于散买的民众,必须排队才能进场,就连本地居民也不被允许自由进入,警方也有交待,如果有不服从遵守者,就交给警方处理。”

高渊港口三个码头是在抗疫行动管制期第一阶段时,为了防范及配合抗疫阻断新冠肺炎病毒链,三个码头管理层早前达成协议,在3月21日至31日停止一切交易。

许德财:“喊价方式”难维持距离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高渊港口和益渔行股东人许德财接受访时则说,当局允许码头重开运作,不过必须在行管令条规下操作,即限制进场人数及时间、和保持1公尺社交距离。

许德财:相信管理层有适当的方法管控人群距离问题。

但有渔行认为这是难题,因高渊港口海产交易模式是“喊价方式”,渔商要一起入场喊价,喊价时难以维持1公尺距离。

他也说,一个渔商至少都会带一个助手同行,渔商都要近距离亲自目测选购鱼虾然后喊价,所以如果有有20个渔商在场,加上助手就有40人同时在场。“虽然1公尺社交距离有助于防范病毒,但对于码头运作则是最头痛的事,而且堆放在地上的海产之间的距离,就连一尺都没有。虽然人群距离会是难题,不过,我们相信管理层应该有适当的方法管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