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土团党选提名,老马总裁之位无人挑战,慕爷闪避其锋不敢硬碰,只求捍卫土团主席一职,但却面对马公子与另一人拦路,形势微妙?

此前,老马曾经放狠话,要是慕爷来挑战,“我们就看看谁会胜出”。

老马虽然看似发狠,毕竟碍于政治现实。说完了,老马是过去式首相,慕爷是进行式首相,掌握一切资源分配,土团30国会议员分配25正副部长,你说土团代表会选老马还是慕爷呢?

话虽如此,你说尊重也好,你说畏惧也罢,反正慕爷不敢打定100%胜算?既然没有百分百把握,慕爷闪开了与老马正面冲突,此时此刻也避免开多一点战线?

- Advertisement -

原来,慕爷在党内既要应付党选,党外又得面对巫统的狼顾虎视。

慕爷内阁揭盅之后,巫统杂音、噪音四起,老二末哈山等纷纷批评官位分配不均、抗议土团党一党独大云云,即便巫统大佬扎爷、BossKu纳爷也提醒慕爷,巫统仅仅承诺支持慕爷政府至届满为止。

还有还有,扎爷、纳爷不忘强调,当今国盟政府并非是国阵政府,更不是巫伊倡议的全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政府。

一句话,巫伊虽然属于新政府成员,大选到来巫伊仍欲成立本身政府,而这个巫伊政府从来没有算土团一份?

慕爷过度重视敏大人也是关键。说破了,巫统一贯颐指气使,做惯了被人侍候的老大哥,现在反要巫统侍候别人,这样未免也太虐了呗?

果真如扎爷、纳爷所言,巫统只是撑慕爷至大选为止,换言之巫伊准备联手与土团大选见高低?如此一来,希盟亦必定全线出击,来届大选或出现希盟、巫伊、土团党三雄争斗?

眼前来说,土团显然是至弱一方,分分钟在三角战中淘汰出局?

难怪乎,此前老马点出,慕爷骑虎难下。根据英文《太阳报》,老马是这样形容和巫统的合作:“慕爷骑上了一头老虎,如果他下来,很可能被吃掉。所以无论如何不舒服,他都必须继续骑着那头老虎。”

在中文里,除了骑虎难下,也有骑着老虎过海、骑在老虎背上、骑到老虎脖子上之说,反正意思都是差不多,指行事遇到危险、困难,但迫于形势又不能停下来,不得不继续下去。

好了,慕爷骑着虽老但仍然凶猛的老虎进入布城。慕爷虽然一圆首相之梦,巫统在旁一直虎视眈眈,让慕爷有太多的不安心?

而老马或许比巫统更像老虎?慕爷傍着更老更凶猛的老虎东山再起,但这头老老虎经常让慕爷又畏又惧?试想想,慕爷如果同时骑着两头老虎,别说他驾驭不了下不来,还可能被两头老虎生吞活剥?

这也是为什么,慕爷即便有八成把握,也不敢直挑老马的总裁位子?

根据土团党章,总裁之位掌握大权,慕爷的主席顶多属老二。政变之初,老马一度怒辞总裁,后来在挽留下才继续留任。然而,慕爷趁势夺取大权,自称为代总裁兼党主席。

好了,慕爷如今是首相,却由老马继续任总裁,有阴谋论称政变实为老马策划,慕爷只不过一步棋子而已?是也非也,且看接下来慕爷的行动,会否把悬空的副首相一职交予马公子?

- Advertisement -

至于党主席之争,马公子挑战慕爷,最后一刻或有变化谁可预料?此前江湖传闻,慕爷新政府献议马公子加入,以续任大臣条件推翻希盟吉打州政府,不过马公子否认老马曾与慕爷谈判协商。

还有还有,敏集团加入土团党何以没有出击党选?有说,新加入党员必须具一定党龄才能参选,换言之敏集团错失了这次党选机会?

有一头老虎在身边,任谁恐都难以睡好,何况慕爷身边有两头老虎,不知他是否夜夜睡得安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