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坦言,他知道有成立马来人政府的运动,也把他塑造成是林冠英的傀儡,但其实是林冠英须听从他的指示。

“实际上林冠英必须跟从我的指示,而有很多林冠英的举措并没有显示他是如此地反马来人。”

- Advertisement -

他举例,林冠英一次过拨款4亿令吉给吉兰丹州、2亿令吉给登嘉楼和吉打,也有拨款给玻璃市州,这些州属都是马来区,也不属希望联盟执政的州属,但他还是有给拨款。

“我们还有要求更多的,以便优先着重于马来人,他都给。”

他续说,甚至是林冠英最近推介的,包括2020年财政预算案,全部都有先提呈给他,以让他和顾问们过目。“如果是太过偏向民主行动党,我们不会同意。我们会纠正,但不至于完全不给。”

“如果我们给予10亿令吉马来人,那给华人1亿或1成都不能吗?但是,看来有许多来自那方的人认为应完全不给华人,那可不能,我不能接受。”

他说,也因为这样,在土团党的最高理事会上,他的看法被政治秘书推翻,结果他输了。

询及其政治秘书与他有分歧?敦马坦承,“是的,他发动退出希盟,要组织马来人政府,还利用了马来人的情绪。”

敦马说他并不否定马来人政府,但也必须维护华人所作出的贡献。

马哈迪揭露,其政治秘书面对法庭案件,故而要求他阻断案件的审讯。“那不可以,我不能这么做。所以他就对我如此敌对。”

对于希盟的崩溃,敦马说,在那一刻他是感到遗憾的,因为希盟就是为了要推翻盗贼政府而赢得胜利。

- Advertisement -

“但突然间,之前失败的人却成功利用我的政党——土著团结党来推倒希盟。我们知道那时土团党在阿兹敏派系加入后,已比人民公正党和其他的更强大。”

他指出,当时的土团党已获得39个国会议员。当土团党退出希盟,希盟即崩溃。

“希盟给予了我全面的支持。所以我怎么能接受我们从背后被插刀。不应该的。”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