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恩霆

金马利国席补选是我国509改朝换代后,迎来的第10场补选。补选成绩结果显示国阵的莫哈末阿拉敏以2千余张多数票打败希盟盟友民兴党候选人。

10场补选中,继国阵拿下金马利补选之后,国阵追平希盟,与希盟分别赢得5场补选。然而,这一个平分秋色的成绩看似势均力敌,但若我们根据补选举行的日期来看,会发现希盟赢得的5场补选中,有4场补选胜利是在2018年拿下的,另一场补选则是2019年的山打根,这样的趋势只能反映希盟逐渐不得民心。

至于国阵方面,在2018年补选中全黑;在2019年,除了山打根补选之外,国阵全胜,甚至在其中两场补选中,即士毛月州席和丹绒比艾国席补选,从希盟的手中夺过该议席。

- Advertisement -

2018年是选民与希盟的蜜月期,在那一年所赢得的补选都是漂亮胜出,但这一个蜜月期很快结束,希盟开始面对选民的怨言。

丹绒比艾补选,国阵马华以1万5千票多数票打败希盟土团党。至于刚刚落幕的金马利,国阵所获得的多数票是比509大选多出许多,国阵所获得的选票明显增加,而希盟民兴党的得票则减少,这是没有争议的失败。

民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曾扬言说,这里不是丹绒比艾,而是沙巴的金马利。他言下之意是,这里是沙巴,民兴党有信心拿下这一场补选,但是看来这只是信心喊话,显然地民兴党在沙巴的基本盘还未如此地坚固。

- Advertisement -

首相敦马认为这一场败战反映选民未感受到希盟实施的政策所带来的好处,敦马的说法欠缺一些说服力,毕竟希盟已经执政国家超过1年半。倘若希盟仍然以此作为落败的借口的话,那么只能证明希盟本身尚未看清自己落败的原因,仍未认真承认自己的施政出现问题。

国阵巫统赢下金马利这一场补选,给去年年初面对众议员退党的沙巴巫统一个强心剂,也让那些退党的前巫统议员开始担忧自己3年后的选举,甚至可能导致他们重投巫统的怀抱。沙巴巫统剩下的唯一国会议员邦莫达除了被委任为沙巴巫统主席,巫统主席也下放权力给沙巴巫统,让他们拥有自主权。

国阵一再地攻下城池,只会让国阵的士气大振,进而吸引东马主要政党的合作与配合,并在全国各地连成一线,对抗希盟,而这将加剧希盟在维持政权上的困难。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