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智礼请辞教育部长震惊全国,临别依依,他的辞别之言发人省思,就是马智礼不是被教育课题淹没,是在政治议题下灭顶。

戴着学者光环上台,最后黯然挂冠求去。马智礼被劝离,固然是因学者从政、手段稚嫩,加上对政治、种族和宗教等敏感课题,敏锐不足,所以推行政策常犯沟通不良、争议频出。

马来社会的强硬派,认为他在华教课题前过于软弱。开明马来人则认为华教人士得寸进尺,逼走好教长。华社对他处理统考、爪夷字风波和伊斯兰宣教基金会获入校园宣教等事件上不信任。然而,他是中庸改革派,最终落得两边不讨好。

只是,全然是媒体聚焦敏感课题,逼得好教长成为“制造国家领导危机的人”?一如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所言,马智礼不是表现最差的希盟部长,他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一头代罪羔羊。

所以媒体忽略马智礼在推动教育改革上的良好政策,固然是事实,但应该不是全部。君不见马智礼一走,公正党组织秘书聂纳兹米随即重提相位交接,吁敦马5月交棒,前贸工部长拉菲达则为文反对为交棒设期,可见新一轮政治争战已开始。

- Advertisement -

现下,全国人民都关注首相敦马哈迪选谁接班、如何通过内阁改组,重新权力布局。希盟新教长的部长前路,在政治操弄种族和宗教情绪下,将比过往更狭隘与艰难。

- Advertisement -

20个月来,马智礼表现备受抨击。但他前脚一走,网上旋即出现挽留联署,人数更在不到24小时,飙升至30万人。马智礼离开前发自肺腑的一席话,为他挣回当部长时的失分。

这番得体、尊重民意和党意,不眷恋死守的告别感言,让一直处在怒火中的人民,突然冷静下来,思考真是马智礼坏透了,还是大马人的情绪,在过去一年半遭政治绑架。

饱受20个月谩骂,马智礼最后一刻华丽转身,请国人继续前进,是输了部长职位,却重新赢得了民众的尊重。#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