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509之后,民心大逆转,丹绒比艾国会补选赢了1万5千张多数票,国阵声势不但随之大涨,马华公会的行情也跟着大好。党之年度中央代表大会,百万党同志排队上台说话,神情和口气全不一样了。

台下马华总秘书张盛闻接受记者专访,越是踌躇满志,高调公告天下:巫华选票,都赢得了;从今以后,国州议席之分配,谈判桌上马华的底气强了,“就有不一样的风景线”云云。

听到这里,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一丝不以为然,立马公开打脸:国阵领袖知道来届大选定夺候选人之最佳方式。语毕,补了一句:毕竟什么时候裁决,反正不是现在;我们这个联盟,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加强。

什么意思?身兼国会在野党领袖的沙比里解释,大城小镇的议席最终到底怎么配给,不仅需要巫统、马华、国大党三党之间的共识,还得和伊斯兰党这位“新朋友”商讨。

- Advertisement -

置喙此言,可见经历2019年的分水岭,过去的那一套旧规章,自然不管用了。甭说马华的领袖心底怎么想,巫统的高层和基层,也得看伊党的脸色;不得不割出部分的山头,以便成就双赢,重临布城,再主江山。

按老规矩,目前国阵和伊党赢得的堡垒,理该重新配予原党。这一点,想必各党没有异议。但是,上届大选彼此输掉的那些地盘,到底应该归谁呢?一说到这点,事情恐怕正是说到刀口上了。

丹绒比艾的试验之前,因为士气低落,各级党员皆显得意兴阑珊;调兵遣将,相对容易多了。可是,现在大家觉察战情有了转机,随时随地可能赢出,他们是否愿意继续默默相让?

何况,11月16日打赢丹绒比艾的这一道方程式,其实不完全是出自巫伊联盟之战略,也在于长期耕耘选区的黄日昇,本身已是一张信服选民的王牌。可是,举国上下,马华有几个黄日昇呢?

张盛闻似乎视而不见这点,反倒意气风发地想要顺势抬高本党的筹码;难道他没有觉察,如果如此这般的论据确凿,巫统也可以凭借同样的论述,要求出战城市和半城乡的混合区?

谈判没有诉求,摊牌全无底线,只有嘴巴上的逞强,只有应答的口花花;若是这样,不必等到国会解散,马华的结局,将会怎样,还用说吗?仅此一问,可见这位贵为马华第三号人物的领导,像个政治学的初哥,所思虑的,纯属政治上的太天真。

- Advertisement -

仅赢一个小回合,就想今后必然全部翻盘,要你们通通让开;这和云顶赌客心存的侥幸心理,其实有什么大分别?那么,不论张盛闻怎样回应依斯迈沙比里的不以为然,党都尴尬极了。

相较盟党,国阵如何定位伊党的份量?既是外人,为何旧相识的马华之感受,还远不如月亮这位“新朋友”?如果相争不下,巫统会偏向维护老相好既有的防线,还是承让原先的议席配额?

诸如这些,枝枝节节,层层叠叠,纠结不清;既不是沙比里可以左右,也不是张盛闻一个人说了算。可惜,马华这位三阿哥,至今还搞不清楚实际的状况,始终只记得丹绒比艾这个角落那天晚上的雀跃时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