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联理

kopi仔:今年malaysia的年度汉字是骗,那你们自己选一个汉字来看看一下,薄饼姨你先。

薄饼姨:给我选的话,我选肥咯。

烧鱼伯:这个肥字真的是适合你啦,你自己看你的屎肚一下啦。

薄饼姨:你以为我想的咩,我够想要24寸腰,我够想要马甲线啊!

- Advertisement -

果条叔:想是没有用的,要努力的去做啦,我看你天天都shoot不停的。

薄饼姨:不要整天都aim我的屎肚啦,那kopi仔你呢?选什么汉字?

kopi仔:我啊?我会选穷这个字咯。

烧鱼伯:穷?你confirm你有穷吗?

kopi仔:我当然是有穷,不过好彩人穷志不穷咯。

薄饼姨:穷?我看你一个星期喝至少四杯的珍珠奶茶,一杯都要10多元,还穷?

kopi仔:我泡kopi泡到很压力,喝珍珠奶茶来relax下,不可以咩?

薄饼姨:穷的话,那天你又跑去看张学友的演唱会,一张票要接近1千元哩。

kopi仔:malaysia是有什么law说,穷人不可以看1千元的演唱会的?

烧鱼伯:so你这样不是叫穷啦,OK?

薄饼姨:哎哟,不要吵了啦,我们不要只是讲自己,不如来说政府一下咯。

kopi仔:要怎样来说我们的政府呢?

薄饼姨:也是用一个汉字来形容政府咯。

果条叔:我个人觉得hor,汉字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政府了。

kopi仔:不用汉字的话,那要用什么字呢?

果条叔:我用想一个英文字母来形容他们咯。

- Advertisement -

薄饼姨:英文字母A到Z,你要用哪一个?

果条叔:U!!!!

众 人:U tunr的U!!!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