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中国主席习近平先生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各国领导解读不一,大专学者的看法,民间团体之评议,亦然如此。但是,各方所见,一般愿意认可此举旨在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之和平方案。

既是和平,自需对话。BBC记者曾引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所言,解释一带一路之主张,乃是建立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的基础。

想要全面落实这样一个连贯五通的大工程,显然不大容易。2016年普华永道的报告估计,一带一路的全面铺开,时间的长度,至少跨越30到40年的光景。据此估算,恐怕将是中国建国100周年的2049年以后的事了。

不管怎样,一带一路的主张,主体所在,偏重经济,甚于政治,由此可见,迨无异议。谢诗坚博士新著《海上丝路》(槟城:一带一路研究中心;2019)笔下所述,也正是这么一回事:截至2015年,中国投资大马,累积美金33.8亿,领先美日新三国。同书之中,谢博士参阅世界银行和国家统计局的档案点出,自2010年至2016年之间,大陆国企参与马来西亚项目的总额,高达美元356亿。据此推算,换句话说,凡此七年,中资每年平均投入50亿美金,几乎相等于国家教育预算的三分之一。

- Advertisement -

不仅这样,诗坚博士透露:282个总值美金140亿的工程当中,197个陆续完成,同时因此制造多达30341就业机会。(页67-68)举足轻重,影响深远,一目了然,自不待言。

尽管如此,习近平先生倡导之新意,6年以来,尽管吸引眼球,独辟蹊径的本地论述,实不多见;甭说通俗普及的文字。超人丘光耀博士尔后和团队制作的《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版,正好及时填补这一道缝隙。

以后本书顺势借力首相马哈迪医生,现场敬赠中国主席习近平先生,口碑越甚。两地的多家媒体纷纷跟进报道,火红之势,一时无几。事情至此,仍是正面发展,一片光明。

没有想到,好事多磨,前首相纳吉指控槟城亚洲漫画文化馆向学校派发内含宣传行动党与共产党之漫画,教育部长马智礼立马指示禁足《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走入校园,警方跟着传召丘博士问话。

不论此事最终如何落幕,43名民主行动党的基层领袖联署力挺所言,有一论据,确有见地:“不管是大学还是中学图书馆,本来就应该在不违反普世价值前提下,秉持海纳百川原则,让书本里的各学派、各思想并存。”

基于同一标准,纵然《Transformasi Najib》这本漫画,送遍两岸,何尝不可?认识这点,当初纳吉既可点灯,想必超人自然亦可公开送书。那么,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

- Advertisement -

置喙马智礼之言,当可觉察,过程之中,恐怕不曾请示教育部,遑论得到官方恩准批示。此例一开,心图不轨之徒趁虚而入,借用赠书之名,促成魑魅魍魉的读本,伺机流入学校,那准要坏事。

汲取这一回苦涩的教训,任何组织理该明白,新闻广播所造就的洛阳纸贵之势,不是分书的保证书。国有国法,校有校规,想要走到学校的最后一里路,都得照章行事。

方便大家故,教育部则得赶紧颁布明白的指南,详尽说明标准作业的流程,让心怀好意的民间组织以后遵此申请;不但可以堵住现有条例的疏漏,不再生出曲曲折折的枝枝节节,还能提高行政之效率,成就多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