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最近的民主行动党简直陷入多事之秋,这一切都要从一位马六甲州行政议员沙米纳登、一位森美兰州议员P古纳,被指牵涉早已在斯里兰卡被击溃的淡米尔之虎游击队的活动,而在2012年国家安全(特别措施)法令底下被警方扣留开始说起。

随后,曾任马大新青年主席的黄彦铬在马大毕业典礼上高举大字报,促请马大校长因发表不适宜的种族极端言论下台;早已退党的“超人”丘光耀亦因其曾任馆长的亚洲漫画馆,支持本地年轻漫画家蕃茄出版《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一书,尽管这些人所为跟火箭无关,却还是难免让火箭在马来社会变成了十恶不赦的洪水猛兽。

如果再看回倪可敏面子书专页被裁赃污篾,进而面对警方调查并选择关闭帐户;丘光耀亦选择关掉拥有40万粉丝的脸书账户,以确保不被有心人恶意炒作其过去所写的政治帖子;还有早前被提控涉嫌强奸印尼女佣的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若根据其律师指医药报告无法证明被告有强奸受害者的说法属实,这些个案就足以被描绘成全局针对火箭的惊天大阴谋。

无可否认,火箭从1966年创党迄今,尽管无可避免被视为华基政党,但是对于维系希盟政府所要走的多元种族路线,还是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尽管执政之后却少了像过往般,针对许多棘手课题极速作出回应,但是若希盟少了火箭的加盟,明天的希盟就肯定不再是我们一年半以前所认识的希盟。

- Advertisement -

单看希盟秘书处破天荒发表文告,剑指来自巫统的希山慕丁要跟来自人民公正党的阿兹敏、还有两位来自土著团结党的领袖,筹组把火箭及国家诚信党摒弃在外,并且以马来人势力为主轴的新政治联盟,证明了希盟领袖并未对此事等闲视之。但是,这份声明绝非由希盟领导理事会所发出,证明了同样的基调未必会获得更高层领袖所认同。

其实,希山慕丁落野后一直担心本身会因为牵涉多宗贪污丑闻而被对付。去年杪,希山慕丁及阿兹敏竟能够在万里以外的非洲北部的摩洛哥偶遇绝非巧合。当然,纳吉亦非省油的灯!当纳吉把希山慕丁叫到他的住家客厅,再叫助理把两人面谈的照片当场拍下并上载到脸书,势要打断希山慕丁离巢之计。尽管国防部随后开始调查希山慕丁所牵涉的多宗土地丑闻,但他迄今还未被对付,当中可能还牵涉暂不可告人之安排。

或许,马大校长也是无辜的!尽管他有份参与筹备马来人尊严大会,并因为发表种族极端言论而成为众矢之的,但我更愿意相信若没有来自政府高层的指示,马大及另外3间大学绝对不会联合起来负起筹备大会之工作。毕竟,筹备马来人尊严大会既非学术,而马哈迪出席大会致词时亦没有切题或对号入座,进而把枪头转过来对准马来同胞,但马哈迪的目的还是显而易见。

- Advertisement -

即使是最近结盟的巫统及伊党,他们最终还是难耐马来人尊严之感召,最后一分钟派出自党的领袖来参与大会。其实,若以巫统及伊党结盟后的势力,他们其实可以选在同一时间另办一场马来人或穆斯林团结大会,进而跟马来人尊严大会分庭抗礼。虽然安华亦不想落单,但是其以最后一分钟受邀而无法赴会作为缺席理由,还是比较聪明的。

对于马哈迪而言,即使马来人要团结,他们应该团结在土团党的旗下。如今,再加上要面对一场难有胜算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马哈迪肯定使出其最后招数藉以证明土团党才是希望联盟的主导势力,而火箭、团结党甚至包括安华所支配的人民公正党另外半边江山,则是可以被牺牲的对象。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火箭领袖还不自求多福的话,我难免担心整个火箭会给马哈迪或是土团党,甚至是那些身在土团党、心却在巫统的旧政治势力拖下水。届时,即使马哈迪下台而安华亦顺利接位,火箭全党再回头时可能已是百年身!不管怎样,我仍会期许火箭最近所面对的内忧外患,将会随着丹绒比艾补选落幕后而不复存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