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曾经老死不相往来的巫伊,为何决意结盟?9月14日两党签署的协议,所提出的是解释,在于“全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 )云云。但是,置喙主题,当可看见核心的脊骨,乃在原典出在阿拉伯文的“和谐”。

杨贵谊、陈妙华主编的《马来语大辞典》(吉隆坡:世界书局;1988)注释,Muafakat之意,存有协议、磋商、赞同之意。但是,此处所谓的全民,显然只有巫伊两个组织,怎么概括全国的组合,代表两岸的百姓?

查看合作协议的六大支柱,排在首位的,则是遵照伊斯兰信仰打造契约,而不是图谋短视的政治利益;同时维系马来人以及伊斯兰为主干,智勇双全,才德兼备之国家领导层。

相较之下,解决国家现有层层叠叠的沉痾宿疾,促成国家之和谐,只列在两党认可的支柱之第二位。捍卫各族权益,遵奉社会契约为治国之基础,提出替代政策制衡,终结现任政府的“亲朋主义”(kakistocracy),似乎则属其次的环节。

- Advertisement -

尽管遮掩,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显然认识政治的现实,了解现有的选民结构,不足确保改朝换代;因而刻意宣示,协议遍布两岸所有族群: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原住民、泰裔……。

是否这样,文案洋洋洒洒的造句,显然都是不吝溢美之词,不妨听之,不可尽信。为政已得,最终如何,谁能预见?然则,人人知道,这些日子巫伊二党,糠麸尽失,眼下处境窘逼,再也不比想当年。这该怪罪什么人呢?

按照巫伊的说辞,一切归咎kakistos 和kratos二字组成的Kakistocracy也,因此怪罪豺狼当道,连累本党。是否如此,暂且不论,政权没了,政策的书写,体制的运作,国库的配给,人力的调派,如今再也由不得老大哥话事。

那么,甭说阿谀的朋党和奉承之金主,自然赶紧各作猢狲散;地方的华社领袖,也开始转向,陆陆续续排队靠拢过去了。久在富贵之家,鱼翅浇饭,鲍鱼配菜;看到这一幕幕一个个巫统的前部长,心里会好受么?

绝望之余,阿末扎希似乎自然只能孤注一掷,希冀可以起死回生,再次回到布城,统领江山,当家当权,支配国政。纵然彼此实为历史之宿敌,也不得不暂时放下恩怨,携手合作,打赢了再说。

- Advertisement -

算盘虽然打得哔哩啪啦,然则,这个国家的选的风向,其实难以评估。我们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摆在巫统眼前的风险,一言难尽。万一下届大选兵强马壮的伊斯兰党赢得绝大多议席,阿末扎希恐怕就是赔了首相折了兵了。

纵然巫统署理主席末哈山扬言,巫伊合作,可一举攻下半岛9州。若是这样,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届时如何分配?仅此一问,可见两党潜在的纷争,其实还真不少,有待双方的高层和基层一一确定。

要是搞定了,局势暂可稳住;不过,随后自然也将陷入合久必分的下一里路:禁锢善类,崇信宦官,小拿破仑前面弄权,大拿破仑背后撑腰。中涓愈横,日子也就越过越难过,大家只能寄望多几场补选的惊喜,少一些政客的惊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