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南(坐者中)与陈枫溦(左1)及张接莉(左2)陪同5名华青讲述本身误信”出租”户口获取佣金,最终反惹来满身蚁。坐者右1是尼克及郭毅生。

至少超过20名青年为了区区300令吉佣金,竟不顾后果把银行户口及提款卡”出租”,结果有者尝了”佣金”甜头后,近期却惹上官非,有关青年轮流接获警方的电话指他们涉嫌诈骗。

周四上午,其中5名华青年向霹雳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求助,他们指于数月前因贪图每月区区300令吉“租金”,才将银行户口、密码及提款卡“出租”给一位相识的朋友,后者还指担保安全没事,事后数月的确一直相安无事,他们也拿到所谓的“租金”,但不料尝了几个月的甜头,最近几乎每人轮流惹上官非,被指涉及诈骗。

刘氏指出,这班青年声称“出租”的银行户口,只想赚点额外收入,不懂被用作诈骗用途。

他说,5人当中,个个近期接获警方的来电要求助查,他们分别是郭毅生(27岁,译音),涉及9宗案,至于涉及款项为9万令吉。赖姓青年(24岁),涉14宗案款项达10万令吉。王姓青年(21岁),涉2宗案款项达3万5000令吉。枼姓青年(19岁),涉5宗案款项达3万令吉以及苏姓青年(19岁),涉3宗案款项则不详。

刘国南劝请公众提高警惕,不要随便把自己的银行户口、密码、提款卡“租借”给他人使用,不管对方给什么理由,或不管对方是再好的好友,都要三思再三思,以免后患无穷!#

- Advertisement -

郭毅生指出,今年4月刚从新加坡回来后没工作,在好朋友雷门介绍下,“出租”了两个银行户口给1名叫尼克的人,以为可赚点钱,未料才收两次“租金” 就出事了。

他在8月终接获警方来电通知被指涉及诈骗,被要求到怡保大和园警局协助调查。万万没想到,一到警局,身份证被拿,人就被押送去马六甲警局,直接扣留一晚。

他说,警方向他录取口供时,他很配合且坦承自己有“出租”户口,且提供警方相关资料,包括交给谁人接收,怎样呈交户口资料包括邮寄地址电话等。

“但是,警方一口咬定我涉及其中,告知我认罪最多罚款,不认还要打官司,除非有律师,不然就直接坐牢。”

他深信警方所言,以为罚款可以了事,所以在马六甲扣留几天期间直接被安排上庭认罪,他当时找了该名尼克求助帮他缴付8000令吉罚款。

回到怡保后,他也有到警局备案以防日后还有麻烦,并再度提供相关资料。他也有去银行取消该户口,但被告知户口已被国家银行冻结了。他以为这样事情就告一段落,谁知道坏消息陆续又来。

莫名其妙变 “钱驴”

“最近又收到芙蓉警局来电,又指我涉及高达1万5000令吉的诈骗案,同样告知要安排上庭,若认罪就给罚款,不然就请律师辩护,否则就面临牢狱之灾。”

郭毅生心想这犹如无渊深潭,后患无穷,更懊恼为何警方不根据提供的资料揪出幕后黑手,反而一直咬着他不放?

他相信外头还有很多人都有同样的遭遇,都是把自己的户口出租他人然后惹祸上身,误打误撞,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所谓的 “钱驴”。

通过脸书接触“租借”广告

另1名华青也被指是中介人的尼克(赖姓青年)指出,他今年通过脸书发现求“租借”户口的广告贴文,并把自已的银行户头密码等个人资料都“借出去”。

他坦言,从今年3月起至7月都取得所谓的“佣金”,在本身尝到甜头后,也在住家附近所认识的朋友群中招收会员,他则可以抽取50至100令吉“佣金”。

“我前后确实拿到近1万令吉‘佣金’,可是接下来却有银行指户口转账有问题而被冻结。

近期其他朋友也面对警方查案方面的问题,有者因认罪而被罚款,并由我付钱,加上其他会员收不到佣金也要求负责,我现在银行户口已没钱,还要向阿窿借钱。”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让他们都不满的是,他们都正确及坦白向警方交代有关幕后涉及的嫌犯资料,可是警方看似完全漠视有关资料,只一味引导他们去认罪。

“我们无知借提款卡给人使用,落得下场是我们成为他人犯罪的代罪恙羊,警方的调查手法令人失望。”

在场者包括委员张接莉及陈枫澄。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