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迪尔特:填海不是解决土地不足的最佳方案,因为海水水面上升可淹至填海地段。

国民大学马来西亚及国际研究学院教授汉斯迪尔特表示,填海不是解决土地不足的最佳方案,因为海水水面上升可淹至填海地段。

他指出,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2019年的报告,海水水位未来预计会上升56厘米至200厘米,而随着海水水面上升,不仅影响渔业,导致人口迁移、土地流失及城市地区土地价格提高等,填海地段也将被海水淹没。

他也预测,海水水位未来会上升1米,50年后可能还会上升至5米,容易导致低洼地区淹水,若水淹至填海地段,使用沙石填海的地段可能会不稳固,对高楼建筑物造成威胁。

“以海峡岸的填海地段为例,该地仅略高出海水水面少许。”

他说,全槟以威省位地面最低的地区,而槟岛则是槟城国际机场一带。

- Advertisement -

他续说,槟城港口每年的平均水位已从1986年至2014年逐渐提高,若槟城持续填海,预计20至40年后将面临大洪水等灾害的危险。

他直言,填海可在土地出售及财产税方面为政府及发展商带来短期效益,但从长远角度而言,政府未考虑到长期的负面影响和成本,如解决填海部分地段水淹的情况耗资甚大。

汉斯迪尔特于周六早上在槟城古迹信托会举办的讲座会“气候变化及海水水位上升对槟城造成的影响”,如是表示。

“气候变化及海水水位上升对槟城造成的影响”讲座会吸引众多民众及非政府组织成员到场聆听。

提升排水系统

汉斯迪尔特建议,与其进行填海计划,不如以提升排水系统为短期解决方案,而长期的解决方案则是兴建防浪墙(wave breaker),或采用荷兰漂浮城市的构思,将建筑物固定在水上,随着水位升降。

此外,他表示,虽然槟城南部填海计划采用IPCC的2014年发表的第5份评定报告为标准,但是数据不断更新,州政府应纳入及更新所有数据。

他指出,虽然新加坡也有填海,但该国在防范措施上花费不少,而槟城却只是填海,忽略了防范措施。

海产逐渐减少

槟州渔民协会主席纳兹里则说,渔民最了解气候变化的影响,如今渔民所捕捉到的海产逐渐减少,鱼的品种也越来越少,导致鱼价上涨,因此填海计划让渔民倍感压力。

- Advertisement -

他说,虽然州政府曾说,在该计划进行时,渔民依然可以出海作业,只是捕鱼的地点可能会较远,但如今海产减少,深海地区也有不少竞争。

他也说,政府早前致力于保护槟城葫芦岛内的海产繁殖,但填海将影响该地海产,因此质疑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为何要支持填海计划。

出席者尚有槟城论坛成员邱思妮等。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