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承认,修订《逃犯条例》工作是完全失败,并强调现已停止修例工作。

 

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引发连场示威和流血冲突,特首林郑月娥周二早上承认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完全失败,原因是政府工作做得不好,未能掌握社会脉搏,政治敏感度有偏差,所有相关工作已彻底、全面地停止下来,重申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已寿终正寝,“The bill is dead”。

她重申,政府从无为6月12日在金钟的集会作任何定性,亦不存在任何定性会影响日后的检控工作。她指,检控工作由律政司落实和作决定,律政司司长的检控工作不受她和警务处处长的说话而影响,检控工作需视乎证据、法律、检控守则和胜诉机会。

对于有人要求不追究和特赦所有涉嫌违反法律的人士,她表示有关要求违反香港法治精神,任何人士包括行政长官亦不该干涉警方的调查工作、律政司的检控工作,以及法庭的裁决工作。

至于监警会日前提出对冲突进行主动审视工作,包括厘清6月9日至7月2日的大型公众活动的事实,还原真相,以及警方所采取的相应行动,而当中有何缺失和建议,监警会承诺6个月内提交报告,报告会公开。她呼吁参与事件的警务人员、记者和示威者积极提供资料。她认为上述回应切实可行,希望社会放下争议,给予空间让她和政府和香港走出困局,和避免再出现大型抗争行动。

- Advertisement -

林郑愿与学生公开对话

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引起多场纷争,更有意见认为支持修例的行政会议成员应辞去职务。特首林郑月娥周二早指,会加强行会成员收集意见的功能,包括行会成员应各自负责接触不同群体,然后向特首反映各界意见。

她续指,目前用以收集民意的咨询委员会,已追不上今日要求,需要全面改变。政府会组建更多互动开放平台,供不同持份者畅所欲言。政府会检视现行大部分咨询委员会的工作范围,尤其青年发展委员会,需要大幅改变组成及运作模式,工作会立即展开。

另外,对于她早前曾提出与大学学生会,以小规模形式私底下坦诚交换意见,但多间学生会均不赞成闭门会面,她指愿与学生代表进行无前设的公开对话。

林郑又称,从5年前的占中到今日反修例,都反映社会有很多深层次问题,政府不可以视而不见,应找出问题症结,对症下药,期盼可以修补社会撕裂。她又认同以民间力量,设立开放平等的对话平台,令各方可以放下纷争,理性协商逐步解决争议,缓和现时紧张的社会气氛。由于社会意见是民间主导,政府不会主动委任任何人进行组织工作,但如有需要,她和政府官员乐意参与。

中国人撑港人被约谈   大多支持官方对事件说法

香港爆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型示威,已演变成一场逆权运动,中国官媒先是封锁讯息,直至7·1发生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才大篇幅报道,并指控示威者是“暴徒”。中国民众则如同雾里看花,但亦有人突破盲点,质疑“没事人家(香港)示什么威呀?”

中国官媒先是封锁《逃犯条例》讯息,直至7·1发生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才大篇幅报道。(法新社照片)

据台湾中央社记者发自北京的一篇报道指出,自7月1日当晚爆发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后,北京方面隔天定调事件是“极端分子的暴力冲击”,被控管的社群网站也只能看到一面倒批评香港市民“被宠坏了”的声音。至于北京的一般民众,大多支持官方对事件的说法。

不过,亦有一名北京大学生质疑,“人家(香港民众)过得好好的,干嘛要抗议?”对于内地官媒的报道,这名大学生进一步提出疑问:“为什么报道完全没有提及抗议的原因跟诉求?为什么没来由的要办个活动‘支持警察执法’?(官媒)报道完全没说清楚呀!”

另外,已有十多名北京民众因在私人微信群组表示支持香港示威者,近日陆续被北京警方约谈盘问。主要话题发起者先是遭到警方约谈,近日更遭到中国国内安全保卫第二度警告,先前的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倘若再转发相关言论,就涉及“煽动颠覆政权”。对于这次官方对香港事件的宣传与定调手法,一位曾历经六四事件的北京体制内分析人士说,中共高层最担心的其实是“香港的星火,会在中国引发燎原大火”。

蓬佩奥罕见接见黎智英   谈反送中抗争 港自治地位

美国副总统彭斯及国务卿蓬佩奥周一在华府接见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双方讨论近来引发香港大规模示威游行的《逃犯条例》修订案,以及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的自治地位。

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名义发出新闻稿指出,蓬佩奥华府接见黎智英,两人讨论香港逃犯条例发展,以及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的自治地位。

促从BNO入手向中国还以颜色   英媒:中共逼英国出手的

中英就香港问题陷于口水战,不少分析质疑英国因脱欧问题分身乏术,因此在处理香港问题上软弱,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有评论文章建议,英国可从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入手,向正在抗争的香港人伸出援手,例如让持有BNO护照人士逗留时限由半年增至5年,让他们有足够时间申请居留权,甚至重启申请,为港人提供“救生索”,又形容这是中国共产党迫使英国出手的结果。

- Advertisement -
《星期日泰晤士报》有评论文章建议,英国可从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入手,向正在抗争的香港人伸出援手。

文章指,虽然加强与香港的连系会触怒中国,但实际上是中国迫使英国出手,“如果中国不是没兑现‘一国两制’承诺,目前的示威就不会出现,而外界也不需要给予支持”,《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卢卡斯直指,英国若出击,也只属中国共产党“忍受不到独立出版的书商、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司法独立,并束缚香港至死、将市民推向绝望”的结果。

卢卡斯指,英国当年为香港留下良好司法制度、公务员制度,今天中国在香港拿取好处后,竟反斥英国是“毫不相干”以及“懦夫”,英国应该大力否定这些指控。

他又认为,前首相布莱尔对中国下错注,误以为经济发展和贸易会令中国开放,而上任首相卡麦隆更进一步加重注码,铸成大错。不过他认为现时拨乱反正也不算太迟,是时候向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高志凯等证明,英国并非胆小的国家,香港的困境正是一个契机,新任的英国首相应好好把握。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