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时光荏苒,倏忽一年过去。甭说市场没有感受到变天的好处,希望联盟的拥趸显然也是那样。接下来有何计划,谁也不知道;犹为困惑的是,首相马哈迪医生到底将在何时交棒安华?

两年?还是三年?没有一个人说得准。一切全在观望之中。但是,每一个人心里都明白,背后那场大戏,一早开始。不过,最后的那一张底牌还没有打开,贸然表态,百害而无一利。

理解这些,自可明白身为希盟第二大党的火箭,不论当权的高层领袖,还是草根的基层同志,仍然静静。那些貌似阿兹敏的政治A片大量流传江湖,至今没有一人说过一句话。

关键时期,当事人提及权力转移,总是遮遮掩掩,只说一点,不说一点。6月25日未来首相安华,会见了现任首相马哈迪医生之后,受询两人是否谈到接班人的部署,安华说:“我们如常交谈……”

- Advertisement -

显然的是,安华试图解释,一切如前,气氛平和,双方的论谈欢愉。安华总结这次会面,跟着定论:“个人而言,深感满意。”言下之意,万事如意,大家就甭瞎猜了。

可是,核心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接手大位的那个日期仍然没有定下。不似上一回,马哈迪医生明确地在2002年6月22日巫统大会宣布,他下台的大日子:留任一年,直至2003年10月。

然则,细读《医生当家》(吉隆坡:MPH;2011),读者当会发现,这个做法,似乎也是马哈迪医生的风格。早在引退之前一年,他已经(私下)问过副手阿都拉,是否准备就绪接任,副揆正面回答;唯马哈迪医生说:“我还是没有表明何时辞职。”(页733)

据此推测,可见马哈迪打算离开,早在2001年。前前后后,酝酿一年,2002年中这才公开。就是那样,交替期间的琐琐碎碎,实在太多太多。最终,继续磨蹭接近一年半,这才风光走了。

了解这些时间点,自可明白阿都拉所剩下的时间,确实不多。距离1999年的全国大选,政权的任期也走到了最后一里路。阿都拉上位首相不及一年,2004年3月4日,国会随之解散。

如果历史正在重演,这似乎意味,纵然马哈迪医生最终决意定下了期限,他可能仍然需要一年的时间收拾大局。或是这样,他接受CNBC专访之时,乃言需要三年时间匡救弥缝,绳愆纠谬。

- Advertisement -

置喙新闻此言,难解之处,当然还有很多。比如说,所谓“需要三年”是马哈迪医生个人所需,还是意指这个国家还得等待三个365天,才能重新回到行政之正轨?不管怎样,意识年龄所限,大家想必认识,国家领导的交棒,确实需要安排安排了。

期限如果还是不能定下,一个替代的选择,也许正是尽快小改组内阁,让安华替代夫人,出任副揆,候任上位。唯有这样,举棋不定的市场,才能定下心来,按部就班地投入资源,重组国家经济。话虽如此,这个流程,恐怕不为马哈迪医生所喜。

那么,布局将会如何?耐人寻味的是,回顾历史,马哈迪医生的一生,恍如乾隆皇帝的再版。就连内定储君,也有三位人选:永琏、永琮、永琰。接替马哈迪的相位,算上来,亦有三个了:阿都拉、纳吉、A君。难道,马哈迪的接班人,也是如此这般?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