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张健欣
摄影:陈友晋、受访者提供

每当仰望天空,沉淀已久的梦,再次袅袅升起。白云蓝天的召唤,让思绪浮游云端。啊,若能有双翅膀,徜徉在蔚蓝天际的怀抱,俯视着浩瀚的大地,那该有多好?本期《悠周》带您随两位航拍青年,为视觉插上双翼,行一趟远走高飞。

当局者迷 俯视者清

李俊杰 Ivan Lee,24岁,IG账号:kosherunit
识“航拍”者为俊杰。李俊杰的“俯视槟城”系列,拍出了当代槟城的大景,不少作品还隐匿着耐人寻味的亮点。

岁月的痕迹,未必是腐朽。老槟城的魅力,历久弥新,从建筑物到街景人文,亦然。身为道地槟城人,李俊杰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窥探,这座城市的曲线,都那么窈窕迷人。

- Advertisement -

从高处俯瞰大地,是一种心灵疗愈。发现世界的浩大,人类的渺小,然后日常生活所面对的琐碎问题,那一刻将显得微不足道。

那时候仍是穷学生,他只能用智能手机,随拍有感觉的画面。好不容易攒够钱,一台数码单反相机(DSLR)入袋,乔治市模糊的倩影,在科技的辅助下,变得更高清动人。要记得,在摄影世界中,朦胧美,并不是美。

摄影原本就是一门艺术,论几何图形、粗细线条、视觉角度等,千变万化的美感元素,触动了他体内的多巴胺。毕业自韩江学院公关系,澳洲莫纳什大学大众传播系,和普遍摄影师一样,他的入手作品是空中旦黄 – 日落,主流照拍得不错,也曾获网媒报导。

李俊杰觉得,单反拍摄效果不错,但创意思维唆使他拍的,绝不仅于此。

“通过朋友接触航拍,发现是个有趣的拍摄方式,因为一般人的视线,很少从这个角度延伸出去。”

说得一口流利英语的他,冷不防抛了一句:“除非你是超人吧?哈哈。”

在巴打灵再也工作了一年,全职UBER公司市场执行员,兼职咖啡馆菜单图拍摄工作。他坦言,这一年夜以继日盲目工作,目标只有一个- 存钱买无人机。梦想,要靠双手争取,才能握得实在。终于两年前,他凑足了血汗钱,买下梦寐以求的无人机,启动梦想的引擎,往湛蓝辽阔的穹苍奔去。

(左)有才华的人,再低调生活,都总会被发现。不过篮球,会掉到海里去吗?
(中)坠落凡间的星星,仰躺在乔治市心脏地带,像是牵动着整座城市的脉搏。照片最大亮点在左上角,历史悠久的加马百货公司,翻新后你打卡了吗?
(右)俯瞰水上清真寺,形态如花,出水芙蓉。

发现隐藏中的小惊喜

绝多人认识李俊杰,是从“俯视槟城”(Penang from Above)系列开始。壮观地标摇身一变成震撼大片,构图和色调极具美感,取景角度令人眼前一亮,刷新了大家对魅力小州的认知。

一系列10张作品,在获得网媒SAYS.com分享后,迅速受到瞩目。初出茅庐的菜鸟之作,在20分钟内,竟获96次分享,如此热烈的回响,让他感到受宠若惊。2017年7月,是他人生事业的转折点,也象征着新生代航拍在槟城的崛起。

若不是这系列鸟瞰图,还真不晓得姓氏桥有个隐匿篮球场,前往峇都丁宜路上也有个篮球场。原来,加马百货公司顶端有个打卡标志,温布利酒店顶楼有个直升机停机坪。原来啊,摄影中黄金时段的暖色调,投映在结构对称、交通悬殊的槟威大桥上,竟是如此扣人心弦!

去年9月,他再下一城,于个人IG上载了“俯视槟城”系列二。在网媒的力量之下,10张吸睛摄作,再次获得高度关注。尔后,网民趋之若鹜涌入他的IG与脸书,才发现这名年轻摄影师,掌机经验不过2年,参与航拍不足1年,却凭惊人天赋展现大将之风。

不仅是构图和题材取胜,不少作品都有个融入得自然的亮点,像是稻田中的红衣女孩,姓陈桥上的七彩伞,异地崛起的篮球场,飞机掠过的二桥…就连熟悉这些地方的市民,平时穿梭在这些景点的你我,都可能不曾发现这些日常小惊喜。

统一橘中带蓝色调,综合温暖与忧郁,幽幽复古风,和老槟城的气质相符。李俊杰坦言,通过记录大幅城市的俯视图,他想要向后代展示当代槟城大景。除了槟城,他也慢慢把触角延伸到更多地方进行高空航拍,如吉隆坡、柔佛、新加坡、上海、香港等。近期,知名度渐传开的他,也受亚航钦点合作,着手拍摄新航线景点。

(左)你羡慕都市的万紫千红,我向往双溪布隆的恬静。
(中)槟城第二大桥的窈窕曲线,令人折服于它的美。
(右)撑着七彩阳伞的姑娘,能听见我吗,您也姓陈吗?

用神的角度看世界

结合无人机的操作技术,和摄影的美感构思,航拍并不是一项容易操作的任务。李俊杰表示,耗他最多时间的,不是拍摄本身,而是事前的用心策划。

“我会先用卫星模式的谷歌地球,考察一个地方的俯视景观,对于拍摄角度有个初步概念。”

他使用的无人机DJI Mavic Pro,仅有25分钟电池寿命,所以必须把规划做好。

“一般情况下,起飞时间3分钟,角度定位10分钟,拍摄5分钟,降落时间3分钟,这么算起来,电池也所剩无几。如此分秒必争的任务,拍摄前务必把功课做好,才能在执行航拍时,不至于手忙脚乱。”

下载应用软件,透过手机屏幕,观察拍摄角度。1200万像素,大约是专业单反的一半,所以后期修图绝不能马虎。李俊杰说,要想让摄影作品有辨识度,就要在所有照片,加入统一预设色调。所谓预设(preset),类似过滤镜功能,会让整个IG界面,展现强烈的个人风格,也能钓出照片的情感。

网络资讯发达的时代,李俊杰的航拍技术,大部分传授自youtube大师。偶尔,和朋友出外交流,让新灵感冒芽,再结合与生俱来的创意思维,把不起眼的日常拍成了不平凡。

也许你会说,是莱特兄弟创造的飞机,实现了人类翱翔天际的梦。不过,相比起飞行的转瞬即逝,航拍能把瞬间画面定格,用令人脑洞大开的鸟瞰角度,呈献一座城市的婀娜多姿。感谢李俊杰,让庶民坐上了阿拉丁魔毯,用神的角度看世界一遍,然后和他一起高唱“A Whole New World”!

关于李俊杰, 不为人知的一面

· 在还未入门摄影前,他曾是一名舞蹈员,擅长跳霹雳舞。在他的IG动态中,常会分享一些高难度舞蹈动作,令追踪粉丝为之震撼。

· 他的艺术专长,还包括了绘画和纹身,最擅长的画风是素描。不过他不太爱呆坐家中,所以认为外景摄影,更适合自己。

· 受到泰籍婆婆的影响,这位混了4分之一泰裔血统的华人男孩,从小就开始学做饭,最拿手的是泰式料理。

· 说到音乐领域,才子亦有一手,会打全套鼓。

让天空掌镜 视野更辽阔

黄国元 Kenny Ng,33岁,IG账号:_kengky
‘航’行出状元,槟城摄影师黄国元,用高空航拍记录一座城市的美。

一名工程师的剖白:工作确实沉闷。走入摄影世界,他看见了光线的温度,线条的弧度。再后来,他把天空占为己有,说让天空为他掌镜,视野会更辽阔。

印象中的艺术家,超越想象的头发长度,不理世俗的嬉皮装扮。看上去不邋遢,闻起来没有烟酒味,已经算是他们对外人的一份尊重了。各种想象侵占脑海之际,黄国元走入了视线范围,把所有幻觉泡沫给戳破。

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眼镜,一件比雪还要雪白的T恤,以及工整得‘都快问他发蜡哪买’的发型,他是比萨克斯风家肯尼.基名字多了个字母的Kenny Ng。现代艺术创作者,形象已不复往日,至少我认为那年代的随性美,也只是懒的代名词。黄国元穿着时尚清新,谈吐斯文有礼,看上去和他的摄作一样有品位。

“如果多的是时间,我想我的作品会更多元化。”

这名全职研发工程师,感慨时间就像干透了的海绵,怎么都挤不出一滴水。只能趁着周末空档,到不同景点多拍几张,然后分期上载到IG。和大部分航拍者一样,先学会在地面走才能凌空飞舞,当年手持一台单反相机,游走于时尚咖啡馆拍摄。甚至,他有另一个IG账号,专为咖啡馆‘量身定做’,风格唯美。

3年前开始接触航拍,对于无人机的拍摄视角,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感觉整片大地都属于你的。”他睁大了眼形容。

于是,他无可自拔地爱上无人机,先用它征服天空,再征服大地。但最让他感到震撼的,还属海上拍摄,因为那对单反相机而言,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波光粼粼的汪洋大海,与渺小的人造物形成对比,一个张牙舞爪,一个坚不可摧,拍摄出来的画面效果很有张力。

(左)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我总是在这里盼望你…摄于丹绒道光海珠屿大伯公庙旁的石头桥。
(中)乘缆车登升旗山,沿路翠绿丛林,像一束束新鲜花椰菜。
(右)在静态美之中,融入一些创意元素,为视觉带来惊喜。

天下美景 尽收眼底

有人说航拍,是昂贵的爱好。不过其实,也只是一次性的’投资’,买了一台素质佳的无人机,就无须像单反相机那般,频频添购新镜头。若掌握得好,还可当成副职,藉高空拍摄(视频或照片),挣一笔低成本高酬劳。

当年黄国元透过网购平台,以那时候的市价4300令吉,购获心仪款无人机DJI Mavic Pro。后来他的摄影伙伴李俊杰,也跟随好兄弟步伐,买了同款无线电遥控机,一起踏上“航拍”这条’不归路’。

“我们是透过IG,先认识作品,再认识彼此的。”

人生短暂,来去匆匆,沿路美景,才是旅途的意义。这门业余兴趣,让他看见世界的另一面之余,也收获了志气相投的友情。俩人常一起出游,把槟城各地的壮观美景,用空中摄影一网打尽,再以截然不同的风格,去诠释一个景点。

无人机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很难想象这台迷你高级玩具,竟能拍摄出一个地方的当代大景。曾到访越南和马尔代夫进行航拍,他表示每个国家的航拍规则都不一样,在进入拍摄之前务必先’做好功课’,才不至于在懵懂的情况下触犯法律。

“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对于平日埋首工作的我,也是一种舒解压力的方法。”

哪天看腻了毫无血色的机械,且让无人机带视觉去旅行,从翠绿山峦到金黄稻田,从浩瀚海洋到城市街景,把天下美景尽收眼底。有些平凡不过的日常,用另一个角度观看,其实有你不曾发现的美好。

(左、中)乔治市的魅力千变万化,白天韵味优美,夜里璀璨明媚,可以走在潮流尖端,也可以是退休城市的代表。
(右)夜幕低垂,万家灯火,就连东南亚最大的华人佛寺,也亮起了缤纷幻彩。

无人机在大马领空操作的准绳与规则

· 重量少于20公斤的小型无人机,无论属个人或商业用途,都无须申请飞行准证。

· 重量超过20公斤的无人驾驶飞机需要向民航局申请准证。

· 禁止在管制空域内飞行,包括机场区域、军事基地、布城、国会大厦、国家皇宫、警局、监狱等。

- Advertisement -

· 飞行高度不能距离地面超过400英尺(约120米),也必须距离机场半径范围至少4.5公里。

· 在未获得允许下,无人机飞入私人产业范围,属于白撞,可被起诉。若使用无人机在该私人产业范围进行拍摄及录像(偷拍),足以构成侵犯别人隐私权。

· 无人机必须和行人与交通工具保持至少50米安全距离。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