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江湖气势壮 归来山水春风狂

「安华在波德申胜选后,周一即将重返国会宣誓,但未来首相之路是不是还有拦路虎,当下言之过早谁也不敢打包单?此前安华说过,若是他的多数票不高,首相之路或有阻滞,如今是否可以心无挂碍了?」

一阵钟声敲梦碎 两行眼泪伴君愁

『扎爷已第三度被请去反贪会录供,并传出巫统纳闽国会议员欲退党。巫统现在不止走投无路,反而更像是垂死挣扎矣。当议员陆续出走,当领袖不断被查,巫统前所未有的绝望,在黑暗深渊中找不到出口?』
- Advertisement -

风云相会动天地 山水重逢转乾坤

『既然马老爷、达因都来站台了,有关马老爷和安华的阴谋论会就此结束吗?或许直至马老爷退位、安华接任首相那天,这些和那些阴谋论才会终止?你看,网络枪手又搬出鸡奸案3.0了,奇怪阴谋家从不觉得招数用老?』

十面埋伏步步惊 百花隐藏夜夜笑

“波德申补选,森州前大臣依沙插足,是欲拉倒安华的阴谋?当巫统宣布弃战,依沙却退党参选,江湖未免怀疑背后有一只无影手?安华鸡奸案2.0主角赛夫,上阵补选同样叫人思疑,是不是有巫统高人在背后操弄?”
- Advertisement -

那时已是无寻处 此际莫非绝望时

『巫统分分钟可能被政府解散?职是之故,扎爷才使出浑身解数,既抱住伊党也拉拢公正党、土团党,只求巫统重返政府不判非法?过去巫统形容马华是深闺怨妇,而今巫统则更像绝望主妇?”

月儿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安华在波德申胜出照看没有悬念。不过,现在或要提防党内是否有人拉后腿?波德申国席腾空之初,伊党表现出兴趣缺缺,如今却又磨刀霍霍,难免让人联想是否与公正党联伊派有关?』

掩耳盗铃麻醉谁 隔靴搔痒唬弄我

『马华欲如何开除巫统?国阵最高理事会,巫统占了八人,马华凭着区区三票,即便加上国大党三票,又如何把巫统开除出国阵,这岂不是荒天下之大谬吗?说完了,马华不是自我麻醉,就是有意装作糊涂?』

江湖离散兵马乱 风雨飘零剑花寒

“第二波退党潮爆发,两位前部长慕斯达法、阿尼法也双双退党,加上网传一份巫统17人名单,竟是可能陆续退党的国会议员。巫统内部纷扰况且自顾不暇,还能有什么雄心壮志、宏图大计?”
- Advertisement -

痴心妄想变色龙 醉眼做梦笑面虎

「十足焦虑的巫统,一时欲与伊党合作,一时又欲与土团党、公正党合作,看似走投无路团团转?当然巫统也趁机博乱,试图离间、分化希盟,你说马老爷和安华两位老江湖,会受到这些手段的迷惑和糊弄吗?」

快马加鞭歌万里 乘风破浪过千山

『波德申之战绝无悬念?胡一刀说过,马来人倾向拥护胜利者,而且无论你在朝在野,马来人都支持有机会当首相的领袖。东姑拉沙里是一例,马老爷又是一例。如今,安华作为下一任首相,马来人岂有不支持之理?』
- Advertisement -

十年修得同船渡 百年修得共枕眠

「江湖关系乱糟糟?马老爷暗讽早已知悉巫、伊有路,林吉祥则形容巫、伊终于同床,马华区会主席也批评马、伊犹如同床共枕。哎呀,可惜民政党已退出国阵,没有人告诉我们巫伊或马伊有没有高峰或高潮?」

小月割云收万顷 秋风扫叶落千山

『无拉港补选,马华华人票有回流吗?其实,在华人票比较集中的地区,火箭都以巨大比数胜出,其中首都镇火箭得票92.6%,马华才7.4%,尤以首都镇年轻选民差距最大,火箭223票占97.4%,马华可怜6票占2.6%。』

风起云涌天变脸 春临雪退雁回头

『马华与伊党无拉港补选合作,行动党只要搬出投马华等于投月亮,恐怕非马来票就更投不下马华呗。哎呀,马华自知华裔票没有希望,不如冒险尝试和伊党合作,多少获得一些马来票保按柜金也好?』

天外天天色沉沉 碟中碟碟影重重

『谍战传说。前情报局头子哈莎娜对纳爷忠心不移?又或哈莎娜本是双重间谍,为中情局效力推倒国阵,误导纳爷以为大选稳胜130国席?致函中情局泄露,以及被指私运巨款泄露,是纳爷人马回敬哈莎娜的搞鬼?』

刀剑争锋江湖动 人心沉浮风雨来

『公正党老二之争异常激烈。听拉菲兹之言,貌似安华接位有阻滞?当拉菲兹强调其团队100%忠于安华,而这也正是阿兹敏团队难以招架之处?虽然,阿兹敏坚称他对安华和党的忠心,但却没有许诺支持安华接任首相?』

旗帜鲜明亮立场 模棱两可来无路

『无拉港补选喷饭金句,正是黄家泉‘找回马华所失去的一切’。哎呀,马华失去的不就是议席和官位嘛,莫非黄家泉日思夜想的就是这些?其实话说回来,华裔更该向马华追讨‘所失去的一切 ’?』

踩界过线何妨笑 越俎代谋不可为

“以达因为首的顾问理事会,被批评者戏称为太上内阁、政府中的政府。果真如此,内阁和太上内阁,究竟谁在发号施令?理事会既是权宜之计,达因也声称完成任务,或许马老爷该让达因和理事会功成身退?”

扑朔迷离云追月 虚无缥缈梦寻仙

『传说中谜一般的刘特佐,可能一直藏匿在中国?马老爷率团访华,肥刘或是马中谈判的重要筹码,中方不会轻易把肥刘交给马来西亚?但要求引渡肥刘或是马方的重要诉求,中国为了己方利益会不会‘卖掉肥刘’?』

红杏出墙怨宅小 奸雄末路恨天窄

『从《延禧攻略》看江湖现象,纳爷就像一只病猫,纵然咆哮一声,也成不了虎啸?昔日战友,有的和他划清界线,有的劝他保持距离,有的嫌他包袱沉重,有的建议革其党籍,纳爷午夜梦回,不知是雨是泪?』

山回路转不见君 雪上空留马行处

『峰回路转,急转直下,传说中的人选陈韵传出局了。如果陈韵传是输家,潘俭伟或是大输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基层怒火燃烧,烧断了陈韵传的天使桥,会不会殃及潘俭伟的长江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