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要种咖啡树了

那一条连接关丹和昔加末高速大道完工,森林局不少官员奉命到那里种树。那是专业的领域,一点不难。但是,难度所在,是之后呢?告诉我此事的同事如今该退休了。他一脸的面有难色,我记得……

政治A片,谁可得利?

时光荏苒,希望联盟政府入主布城,倏忽一年。但是,当初大选宣言说好那一匹布长的承诺,一如既往。沉痾宿疾,兜兜转转;一兆的国债,变本加厉。华社关心的教育平等,也不例外,仍在纠结……
- Advertisement -

政治A片,是真是骗?

A片有了,但是,出场的男主角,一个说是我,另一个则怎么也不认。现在不在场的外人反倒开口,说三道四;难道大家所见的一切,不过是通过Deepfake的技术造假之作……

大马政治,儿童不宜

大马政治,跌宕起伏,天天精彩,偶有惊喜,且多惊悚,远在好莱坞的电影之上;而且,所有的剧场,从来没有分级,内容还常有儿童不宜的成人版。当中,镜头除了涉及三级的血腥和暴力,自然少不了一部部真人参演的性教育片,排队出街。
- Advertisement -

为何要反对,阿花做一姐?

当然,阿花的个人能力,绝对不是问题。曾任公正党法律局主任以及宣传主任,一度是八打灵再也市议员。不论专业的资格、从政的履历,或领导之表现……

死生既有命,谁能克死谁?

先秦的古典哲学,有经典的五行之说:金、木、水、火、土;彼此相生,继而相克。

评价六四,真不容易

前前后后,已有廿年;历史最终将会怎么定论六四运动?重新出版,当事人刘晓波的现场回忆录《末日幸存者的独白》(台北:时报;2017)所记的种种鲜为外人所知的点点滴滴,显见了诸多事情不是大家认知的那样。

你不知道的邱“家”金

按照族谱的秩序,Khoo Kay Kim,其实乃是21代的”继”字辈,和当年马联银行之邱继炳,民政党行政议员邱继圃和智囊团的邱继平,属于同一辈的邱氏宗亲。怎么会是第27世的”家”字辈呢……
- Advertisement -

英文水平,一塌糊涂

虽然曾是英国的殖民地,这个国家的英文确实糟透。文字尽管通顺,意思也还可以明白;可是,用词、造句和文法,确是彻底错误的。

波士的兵法,想翻身必读

那些百万令吉的名贵包包,人们都开始忘记了吗?相反的是,他们大声地喊:波士,何必脸红?课堂的老师恐怕也皆搞不清楚状况了。什么时候,道德教育的训示,国家原则的叮咛,全逆转了。
- Advertisement -

倪可敏胸口永远的痛

那场2018年12月的90周年纪念晚宴,新板新民华小授权工委会处理筹款事宜。

翻译极度伤害中文

撤换教育部长马智礼之联署,一经发布之后,南中国海两岸,响应者众。

陆兆福试驾,感受司机苦

纵然部长认为这些都不是课题,他必然忽视了电子召车司机之出现,其实牵扯了城市新贫的经济和新生代的生计。市场不景,百货通膨,谋职艰辛;好不容易,可以凭此找到一口饭吃,或者兼职补贴家用,偏偏碰上PSV的条例。司机能不生气吗

水平问题也,非不懂中文

政策的颁布,虽然攸关政治的意愿和社会的工程;但是,本意所在,必然也是旨在纾解问题。搀扶弱势的设计,自然也不例外;乃是希冀通过外力的加持,及时地拉了一把,设法拉近不平等的鸿沟……

马哈迪怎么成为医生的

如果医生如此这般,等而下之的材料,也就可想而知。细想之下,读者自然可知,健全的医药,仰赖的不是三两个良医,而是一套系统的完善运作:药剂的配给、护士的培训、物理的治疗、医院的管理 ……

网络的出口,新村的生机

促成马来西亚这些年月的经济蓬勃,背后藏身两大推手:一是来自国库的资助,一是出自本身的内需。……

政策U转,选票翻转

查看第14届全国大选的分布,可知当时95%的华裔,都群起集体投选了蓝眼旗帜下代表。若是这样,如果此时大选,希盟可以赢得的华社铁票,恐怕只剩下了六、七成了。这个比率,足够确保希盟继续入主布城吗?

A首相之后,H首相是谁?

今后首相的轮次,将是遵循Mahathir的新说了。A君,将是安华(A)或者夫人阿兹查(A),或是黑马是双A的经济部长阿兹敏阿里(AA)。H先生,难道确是前在晏斗补选大赢的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H)或是伊斯兰党主席哈迪……

不能继续怪罪国阵

时间如电,希望联盟政府执政布城,百日过了,盟党首个财政预算案也顺利提呈,此前国阵预计的收入和编定的开销,如今皆陆陆续续告了一个段落。换句话说,怎么赚钱,如何用钱,今后五年,都是新朝的责任了。

后天会更好

唯一听到是柔佛副议长颜碧贞语焉未详地宣布,一旦超越底线,宁可辞官。话虽如此,底线之语毕竟晦涩,圭臬何在,谁也不知。怎么评估政策和条例,越过底线,似乎也没有既定的规范。那么,颜碧贞走还是不走,一时之间,还真说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