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叶汉荣

己所不欲强施于人!?

适逢放学下班时间,长长车龙中,前方一辆三人行摩托车,吸烟男骑士(父)施施然丢下烟蒂,走一阵子后,女乘客(母)抛下一个吸完奶茶塑料袋和吸管,再前行一会后,夹在中间穿校服小男生(子)也有样学样,扔下薯条包装盒。

“三可”(可爱?可悲?可恨?)家庭,都对公路有所“贡献”!

烟蒂已不知去向,塑料袋和包装盒在大太阳下,与其他垃圾随风共舞。

- Advertisement -

到4方向交通灯前,三人摩托车和一众飙车敢死队,理所当然闯红灯而过,留下一缕缕黑烟废气,大家都习以为常,不觉得出奇,反而是那些不乱丢垃圾,遵守交规市民,被视为异类傻子?

失败的道德和卫生教育,父母是垃圾虫,孩子耳濡目染,垃圾虫接班有人!

柔巴西古当金金河被化学废料污染,近千人送院事件,让人感到心酸心寒。

为一己商业利益,无良人竟出动大罗里,趁黑夜倾倒化废到河里,毒气吹拂,附近学校师生居民纷纷中毒,晕眩呕吐呼吸困难,自私行为令人发指。

据查早在10年前,金金河已遭人倾倒化学垃圾,连鱼虾生态都死,当下遇炎热气候加上水位降低,加剧毒风狂袭,金金河所经之处,民众纷纷中招。

其实,大马境内还有不少河流被废料蹂躏,加上民众丢垃圾陋习,河水生态被严重污染,只是当局没正视这问题。

若非金金河这波严重事件敲响警钟,也不会有多少人去关注河污问题,希望这次教训后,政府该懂得怎么做?除严厉执法,教育民众爱护大自然,珍惜地球资源,才是治本人性化方案。

河流是一个国灵魂,也是文化和经济发源地,一条清澈水源,为何变得污黑恶臭?大马河流在哭泣悲鸣,始作俑者,你们听见吗?

话题转到大山脚,日新国中旁南眉河,竟挖出5公里垃圾泥!

水利局去年杪挖深南眉河床治水,并把河泥堆筑两岸,防河水灌入民宅。

这些乌黑河泥最近在火辣太阳行刑下,立刻原形毕露,啊!几乎都是垃圾虫“杰作”,塑料瓶、保丽龙、塑料袋、轮胎、家具、花盆等,“百花齐放”应有尽有,范围长达5公里!实在恐怖。

5公里长!这也凸显居民有多爱丢垃圾恶习。

前往巡视的市议员陈宗兴忧虑,部分垃圾积水后,滋生黑斑蚊,飞入住宅区叮咬民众,散播骨痛热症危害民康。

陈宗兴也随手捡起一个零食塑料袋,食用期限是2002年!

2019-2002,天啊,过了整整17年,塑料袋还依旧完整未分解!

另一次环保行动中,当局发现33年前薯片袋,薯片老早吃光,但塑料袋却像新的一样。

- Advertisement -

专家提醒,部分“顽固”塑料袋、塑料瓶经过数百年、数千年,甚至数万年也难腐化。

试想想,我们的地球,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槟城,有亿亿万万塑料袋、保丽龙、玻璃瓶和化废被抛弃,大部分虽再循环,但也有不少漏网之鱼吹到原野、掉入沟渠、抛下大河、流入大海,危害大自然生态,人类到时将首当其冲。

金金河毒气敲响环危警钟,尤其在这苦旱季节里,人类何时才回头是岸?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