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是游客嬉戏山水地已经干涸。

马莫督巴和凤凰山2个蓄水站水源干涸,导致水供供应中断,深受影响的区域为马莫、成杰、班茶、新文英和美农2万余名居民。

如果旱季持续下去,水荒将进一步加剧,让居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本报日前抢先报道马莫及班茶遭遇有始以来的严重水荒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后,于周三再次前往巡视督巴和凤凰山水滤站,发现水源已经干涸见底。

根据督巴水滤站负责人表示,该蓄水站是供应督巴和吉中美农一带居民,凤凰山拥有3个过滤井,其中2个已经干涸,只有一个还有水源,供应马莫和班茶一带居民。

陈福安及何赐昌(左)。

装置水管自救

- Advertisement -

马莫商家莫宾泰说,该小镇大部分是板屋,由于长年累月面对水荒问题,为求自救,在当地义务消防局在数年前自费装置水管,并驳接到马莫河,汲水以备不时之需。

义消队队员也分工合作协助居民,每天上午10时都会到河里捞取杂物,以保持水源干净及汲水功能无阻,一旦面对水患问题,可以自救救火,近水都能起救火作用。

鉴于马莫水源清洁问题,到了无水地步,居民可用这些水源洗衣暂时应急而已,根本不敢以身试法饮用,避免引起问题。

水务局罗里前往班茶小镇沿户派水。

新年前已闹水荒

马莫新华小学董事总务陈福安表示,在新年之前马莫区已经开始闹水荒,每天都有罗里前来派水,在2月间演变成2天派水一次,虽然无限制取水,但够麻烦。

他说,居民深受水供问题困扰约10多年,前朝政府已经通过2亿拨款提升过滤站和装置大水管工程,希望政府尽速展开提升工程计划,以便一劳永逸解决水供问题。

督巴过滤站水源已经见底。

马莫常年缺乏水供

茶室业者何赐昌表示,他是经营饮食业,水源是何其重要,两天来派水,水量不足,惟恐影响卫生问题,当局应每天进行派水,让居民拥有足够水源用量。

他表示,马莫就是面对特殊因素,长年没有自来水供应,多数依靠从附近两座瀑布衔接水管获取水源。

居民每天都要为水烦恼,而且还要花时间去扛水,生活实在辛苦。

李发财。

罗里运水费每日3万

李发财说,罗里是从督巴取水运来给居民,单单在这方面,每天的运水罗里费就要3万令吉,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如果政府大刀阔斧一次过彻底解决问题,这是两全其美的善策。

他说,水供是免费的,讲水压不够,当局可以用水泵提升水压,奇怪有时下小雨也会有水来,水源从哪里来?因此怀疑是树叶阻塞。他建议政府委派水务专家前来实地视察了解真相,对症下药解决问题,希望希盟政府聆听他们的声音。

他推理,凤凰山被众多果园围绕着,这里的树都很青松翠绿,这令人觉得可疑之处,如没有水源,为何果园会长得青翠,据知,果园的水泵必须拉到一段距离才能使到果树浇到水,他怀疑是树叶阻塞蓄水井,希望政府全心全意想办法解决水荒问题。

【新闻背景】

滤水站失修导致配水

马莫国会选区内的马莫及班茶水镇面对开埠以来最严重的水荒问题,约2万2000名用户没有水源可用,必须依靠水务局派水度日。

马莫及班茶这2个小镇坐落在吉打最高山峰山脚下,而马莫的水源供应源自武吉士南卯滤水站,但随着该滤水站年久失修,已无法有效操作,也是造成该区经常实施配水的困境。情况唯有在雨季来临时才稍微舒缓,无须实施配水制。

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于去年3月间捎来好消息,拨款2亿1600万解决马莫和班茶和附近地区水供问题。

当时他说,其中的1亿4700万令吉是提升武吉士南卯滤池设施,由3000万容量提升到7000万容量,拨款5000万是兴建新蓄水池,另拨款1900万乃是提升班茶及督巴水池,同时维修当地旧水管用途。不过,随着国阵败选,中央和州政权旁落后,有关计划已被搁置。

- Advertisement -

希盟政府执政后,只优先兴建2座滤水站,即柏鲁邦和茹嫩峇鲁,而暂时搁置武吉士南卯、双溪里茂及吕蒙文打这3座滤水站。

马莫区国会议员奴琳坦承马莫区水荒问题如果逐步恶化,或被迫宣布进入水荒紧急区,以向军队或邻近州属求助。

一般预计,马莫水荒问题将持续至今年5月,这表示情况将进一步糟糕。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