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森美兰晏斗州席补选来了,继金马仑国席、士毛月州席之后,巫伊联手能否乘胜追击再下一城,希盟又是否只能处于挨打的困局?

巫统确定大佬末哈山为候选人,希盟则选定印裔斯特兰迎战。好了,当希盟公正党宣布非马来人上阵,亲巫统网络枪手马上高呼国阵胜利,他们认定希盟派马来人或有机会胜出,但派非马来人面对巫伊将难以求胜。

是吗是吗?在这个马来票只能略占优势的州席,53.4%马来票、18.8%华人票、27%印裔票、0.7%其他票,换言之非马来票占46.5%,获得非马来票力挺的希盟怎可能没有胜算?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巫伊横扫所有马来票,而希盟一票都拿不到!

- Advertisement -

晏斗是林茂国会属下一个州议席。林茂国会议员为巫统凯里,属下合共有四个州席,芭蕾州席公正党突围胜出,朱蓬、高岛两个州席被巫统拿下,而晏斗则由巫统末哈山“不战而胜”。

原来,所谓不战而胜,乃因509大选提名时,斯特兰是希盟公正党原定候选人,却被拒进入提名站失去竞选资格。斯特兰大选后上诉得直,选举法庭裁定晏斗州席必须重选。

自1959年首届全国大选,晏斗便已是森美兰州席。翻看大选历史,除了1959年由社阵劳工党赢得,此后或由国大党(四届)、或由巫统(八届)胜出,从联盟到国阵都是执政党堡垒区。

末哈山2004年赢得晏斗后便出任森州大臣,扣除509大选晏斗州席无效,此次补选是末哈山四度披甲上阵。加上末哈山现为巫统代主席,斯特兰挑战强人本来就不甚讨好。

有亲巫统枪手阴谋论称,希盟或许觉得胜利无望,遂派出印裔迎战末哈山,输了可以归咎种族主义作祟。

江湖传闻,希盟一度考虑委派马来候选人,据称人选包括公正党拉菲兹、土团党莱斯雅丁等。有说,拉菲兹坚拒出战,因他与森州大臣、斯特兰属同阵营,而莱斯雅丁虽为森州前大臣,其激进形象在非马来人中不受欢迎。

职是之故,公正党安华坚挺斯特兰出战。换言之,明知补选可能会输,不随种族/神权主义起舞,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若是希盟爆冷胜出,则可教训巫伊种族/神权主义,又可狠狠打脸马华、国大党?

可是由于候选人之争,公正党内部再现矛盾,有人不想看到拉菲兹影响力扩大,斯特兰竟面对“借钱不还”指控,在补选中可能还将出现拉后腿?如此一来,晏斗补选尚未提名,希盟内忧外患已落下风?

然而,种族/神权主义纵然叫嚣,希盟公正党亦非完全挨打。

就说前不久士毛月补选,巫统究竟赢得多少马来票?有的说59%,有的说71%,有的说75%,不一而足。不过必须注意,士毛月马来票高达68%,而晏斗马来票才53%,这15%之差可使结果完全两样。

这样说吧,如果巫伊在士毛月夺取75%马来票,便等于总票数的51%,确实无需华印裔票便胜出。可是,晏斗53%马来票的75%,才等于总票数的39.8%。就算晏斗拉抬至80%马来票,亦不过等于总票数的42.4%。

换言之,巫伊单单靠马来票无法取胜晏斗,必须再争取总票数约9%的非马来票才有望突围?你看吧,这就是为什么巫伊需要马华、国大党助阵,期望拉拢一些非马来票以促成巫伊胜利?

- Advertisement -

反之,如果华印裔投票率低落,肯定影响希盟在晏斗的胜算。

希盟在士毛月补选流失约莫3%华人票,马华智库也承认国阵在士毛月仅获13.1%华人票。只能说,马华、国大党当下仍无力为巫伊拉票,或许只能派人插一脚分散华印裔票?所以,晏斗分分钟杀出数名所谓独立人士捣局?

再凑一句:“风云再变谁能测,月梦难成孰可知。”都说了,谁能测,孰可知,晏斗当前看似仍为五五波,接下来就看朝野双方的竞选布局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