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08大选,由时任首相阿都拉领军的国阵面对当时的民联围攻,响彻云霄的“再转变”口号,虽然未能影响国阵的中央政权,但当时行动党、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却连夺国阵5州政权,结束了伯拉的掌政年代。(档案照)
在2013年的505大选,民联稳守吉兰丹、槟城及雪兰莪。尽管伊斯兰党因为伊刑法问题与行动党闹得不可开交,最后选择离开,但是已让选民看到改革的希望。(档案照)

巫统及伊斯兰党“结婚”是否催生另一个“后308?”

2008年308大选,由时任首相阿都拉领军的国阵面对当时的民联围攻,响彻云霄的“再转变”口号,虽然未能影响国阵的中央政权,但当时行动党、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却连夺国阵5州政权,结束了伯拉的掌政年代。

而11年后的今天(308),伊斯兰党的顺水人情让巫统一洗颓态,巫统从金马仑到士毛月补选的漂亮胜出,也令关心政局者开始思索,下届大选会否是另一个“后308”的催生?

这也令人省思,若巫统及伊斯兰党的“结婚”关系一直维持至下届大选,是否会让大马政权迎来308以后的第二次政治分水岭?

3月8日对马来西亚人来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日子,2008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成绩,创下50年来的历史纪录,为我国政局开创了一个新格局,也是促成两线制的开端。

- Advertisement -

当时的308,火箭大军直捣黄龙,将民政党的槟州政权完全封杀,更惨情的是将民政的国州议席连根拔起,自此之后民政连续3战皆墨,写下昨日梦已远的悲歌。

伊斯兰党是308最大的赢家,除了吉兰丹,尚取得霹雳及吉打州的州务大臣位子(霹雳过后因政治青蛙跳糟而再回归国阵手中),而行动党在槟州称雄,公正党则主政雪兰莪州。这个政治突破的契机也催生了两线制的形成。

在308过后,即“后308”的时代,曾经合体的“民联”有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因为伊刑法及其它种种问题与行动党闹得不可开交,导致民联开始处于分裂的阶段。

这也导致2013年的505大选,民联虽然稳守吉兰丹、槟城及雪兰莪,却失去了308时期的优势,只剩下3州属。过后,民联分裂,由伊斯兰党开明派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加上敦马哈迪组织的土著团结党组成“希望联盟”,前任首相纳吉因为一马机构弊端疑云困扰令民心思变,而成就了2018年509的政党轮替,让希盟成为大马政权的继承者。

恐影响巫裔选民偏多州属

政治观察者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坦言,他们不认为巫伊的联手,会带来政治大冲击,但还是无可避免的将对一些州属的政局产生影响。

这包括巫裔选民偏多的吉兰丹、登嘉楼、霹雳;吉打则可能受到莫大的冲击。

据了解,吉兰丹是伊斯兰党的政治发祥地,也是稳定的选票定存州。

吉打州去年的509大选,巫伊两党就获得18个州席,与希盟的18席平分秋色,虽然跳走了两只”青蛙”,形成希盟20对巫伊的16席,但只要马来票出现回流,垮台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说,登嘉楼及霹雳一向是巫统及伊党的势力范围,出现逆流也非怪事。

“除非华印选票对希盟产生质疑与厌倦并转投他党,不然单靠巫伊合作,即使能取得局部的突破也不能与11年前的308同日而语,毕竟巫伊的马来至上与宗教主义,只会令华印选票走得更远而无法产生再次政党轮替的契机。”

针对巫统及伊斯兰党合作,是否真的战无不胜?

政治观察者指这一切可从即将来临的森州昂斗补选,再一次印证各族选票的走向。

他们说,晏斗是马来人占半数的混合区,华印选票占有一定的比重。除非巫伊合作后能取走80%的马来票,不然单靠马来票,并不能确保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胜出。

巫伊合作加速马来票回流

翻开我国的政治历史书,我国第4任首相敦马哈迪在509大选后,摇身一变成为第7任首相,缔造大马新纪录。

而509大选后的4个月内,先后进行了4场的补选,求变的选民给予希盟最大的支持力度,造成希盟无坚不摧,4比0大获全胜。

原以为这种情况至少可维持一年,可是从金马仑国席补选到雪州士毛月州席补选,情况似乎变了样,接连的两场补选,巫统获得逾半数的马来票支持,完胜希盟的行动党及土著团结团。

从各个投票区的选票分析,可以明显的看出,在巫统与伊斯兰党的紧密合作之下,马来票的回流比预期来得快;反观华人票与印裔票仍然是希盟的主要票源,完完全全凸显了选票两极化的发展。

首相兼希盟大当家敦马哈迪认为败选的主因在于巫伊合作及希盟未能兑现承诺所致。

同样是未能兑现承诺,也同样对希盟推出的新政策如强制禁烟、黑鞋措施、援助金不增反减、销售税并不比消费税好等等产生不满,可是为何形成马来票转向,华印票依然留在希盟票仓的现象?

政治观察者认为,这一切全是历史因素使然,马来社会对传统的马来政党如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性质、使命、诉求有一定程度的信任与认知。当他们对希盟的马来政党如土著团结党、诚信党及公正党不感到兴趣或有所怀疑时,态度转变是必然的事。

“反观,从独立至今,从联盟到国阵,华印选票到有很大程度靠向当时的反对阵线,主要的原因是不忿巫统的傲慢、贪污、还有顾忌伊斯兰党的宗教至上。虽然当前对新政策存有不满,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之下还是持着观望的态度继续给予支持。”

选票两极化高峰期已过去

经过了熙熙攘攘的308、505及509全国大选,随着巫伊现在联手,下届大选会否产生选票两极化的现象?

马来时评人迦马认为,阿兹敏推出马来经济议程或许可以引起马来社会的关注。但是,却也可能打击及影响华社的选票,而林吉祥在这方面的说词,对马来社会不免感到滑稽,越说马来人可能越不相信。

- Advertisement -

他认为,选票两极化发展的高峰期已过,华人票投希盟已去到最高点,已没地方可去了。“当初的90至95%已是最高点,接下来要持续维持这个支持度已不是那么容易。”

“马来票并没有一窝蜂地倾向巫统及伊斯兰党,如果有就不可能出现希盟当家的景观,不过将来就可能出现力量的对比,就是马来社会会区别巫统、伊斯兰党、土著团结党、公正党或是诚信党的能耐与可信度。”

他说,选票两极化的高峰期是509大选,如今已经成为过去,当中华人几乎完全投向希盟,马来票则是有所选择,所以巫统及伊斯兰党各有斩获,反观国阵内的华印候选人则几乎全军覆没,这就是两极选票的不同点。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