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月光光心慌慌,金马仑、士毛月补选之后,巫统、伊党高调宣告结婚,朝野不少人坐立不安。在朝的敏大人急欲推进马来议程,在野的马华、国大党则施压解散国阵,甚至另行组织新联盟迎战希盟、国阵两头大象?”

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是好莱坞拍了11部系列的经典惊悚片。士毛月补选之后,江湖竟也出现月光光心慌慌效应,甚至朝野政党皆显得急不择途。

尤其,当巫统与伊党宣布结婚了,马来媒体还传出来届大选,巫伊或以统一标志迎战希盟,江湖上不少人顿时坐立不安。

先说希盟部长敏大人,士毛月败选之后马上疾呼,希盟必须推进马来土著议程,以便希盟可以成为马来选民的首选。接着土团党老将莱斯雅丁也称,马来人比较难接受行动党,希盟必须淡化行动党形象。

- Advertisement -

哎呀,输了一场士毛月补选,就急着推进马来议程?敏大人有没有想过,509大选希盟主要靠非马来票支持才上台?大选胜出后执政,敏大人何以没有感恩非马来人,力推马来西亚人的全民议程?

一句说完,敏大人别把非马来票的支持视作理所当然。敢问敏大人,希盟成立的初衷还在吗?一旦非马来票反感,转投给希盟的对手,别说公正党议席超过一半不见,敏大人分分钟或拱手让出其国州议席?

敏大人派系的公正党华印裔领袖,对他推进马来议程之说粒声不出,是不是认同应重马来票而轻非马来票?

若然,希盟下届大选可以收皮矣。所幸,马老爷虽未回应,但安华却直接打脸,声称马来议程仅属敏大人之说,强调希盟不走种族路线云云。

月光光心慌慌,敏大人急不择途,欲推进马来议程,表面上看似务实主义,实际上却是投机分子?胡一刀不禁省起,509大选前敏大人死命拉拢伊党,也许骨子里敏大人亦认为种族/宗教路线才是正道?

幻想是美丽的,现实是残酷的。巫伊联姻,对马华和国大党同是晴天霹雳。两党为此私下会商,探索另行组织新联盟,而所谓联盟可能是国阵2.0或全新的联盟。

最神是,月光光心慌慌,马华同样急不择途?据称马华犹念念不忘“开除巫统出国阵”。咦,马华真的以为,和国大党联手即可逼巫统就范?

你看,不论开除巫统又或退出国阵,新的联盟或国阵2.0都好,单凭马华和国大党之力,能够在这个江湖中生存吗?马华、国大党,口口声声守护多元团结,但一个是华人政党,一个是印裔政党,多元化路线从何说起?

除非,拉拢一个马来政党加入。只是,马来政党已分成两大阵营,一边是巫统、伊党,一边是土团党、公正党、诚信党,还有其他什么马来政党?又除非,巫统再分裂出新党(凯里?),而又愿意与马华、国大党合作?

别说巫统纳兹里看扁马华、国大党没了巫统无法生存,一般咖啡店口痕友也咸认马华、国大党“死梗”。过去,马华领袖包括魏大人,多在马来票居多的选区中选,一旦失去巫统马来票支持,魏大人还能守护黑水吗?

还有还有,当希盟与巫伊两头大象打仗,这个新联盟能占什么便宜?即便马华、国大党另组第三势力,亦顶多是两头大象中间的一只小鹿?

巫统和伊党,从眉来眼去到偷偷滚床单,如今更高调宣告巫伊结婚了,你说马华和国大党不吃味就假。过去60年两党屈服于巫统淫威,原来竟是没有名和份的男女苟且?

- Advertisement -

或许,魏大人等受不了纳兹里尖酸刻薄的讥讽,借此施压解除未经他们同意的纳兹里国阵总秘书职,如此马华、国大党或再委屈留在国阵,继续过着伺候老大爷巫统和新娘娘伊党的日子?

好了,巫统一方面和伊党结婚,一方面又设法安抚马华、国大党,包括将召国阵最高理事会议,并讨论纳兹里的委任云云。为什么呢?接下来晏斗补选,由于晏斗华印裔票高达45%,巫统为求取胜不得不安抚两位怨妇?

胡诌一句应景,“势急心慌满街窜,风高酒醉一路飞。”哎呀,风高酒醉,势急心慌,月光光心慌慌,朝野江湖人少一点定力,敢情都会满街窜、一路飞?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