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在工作报告中强调,坚持“九二共识” 扩大两岸经济文化合作。 (法新社照片)
李克强在工作报告中强调,坚持“九二共识” 扩大两岸经济文化合作。(法新社照片)

第13届中国人大二次会议周二早上9时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政府工作报告,指中国今年的国防开支预算为1.18兆元人民币(约7200亿令吉),较去年增加7.5%,增幅较去年的8.1%低。经济增长目标则订于6%至6.5%,比去年目标6.5%低。不过在中美贸易战中多次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批评的“中国制造2025”,今年报告没提及。

李克强表示,今年国家发展面临更复杂更严峻的环境,可预料和难以预科的风险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决不能让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今年通胀目标则为3%,与去年相同,而去年实际通胀为2.1%。

中美贸易战损经济 企业大规模减税

李克强表示,中美贸易战对企业带来不利影响,但强调中国经济发展没有过不去的坎。中国透过各种政策继续稳定经济并保持宏观政策,主动微调政策并下调税率。中国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重点降低制造业及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并推动简化税制。

此次减税着眼“放水养鱼”,增强发展后劲并考虑财政可持续,是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的重大举措。

- Advertisement -

工作报告中指,中国今年要实施更大规模减税政策,重点降低制造业及小微企税收负担。其中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税率降至13%,交通运输、建筑等行业税率由10%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及只减不增。

报告又指,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两兆元人民币,将会为各级财政带来很大压力。为支持企业减负,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中央财政要开源节流,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政府一般支出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减3%左右。

而去年报告中提到要实施“中国制造2025”(中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首个10年纲领),这次报告没有了相关字眼。李克强表示要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加快建设制造强国。报告又强调,中国一贯主张通过平等协商解决贸易争端,对作出的承诺认真履行。

另外,李克强在报告中提到,要加快在各行业各领域推进「互联网」,今年要在全国实行携带手机號码转换移动网络,手机网络流量平均费用再降低20%以上,中小企业宽频平均费用再降低15%,强调要让降费实实在在,消费者明明白白。 报告亦提到对科研发展的支持,要充分尊重和信任科研人员,赋予创新团队和领军人才,更大的人財物支配权和技术路綫决策权。李克强同时提出,要加强科研伦理和学风建设,惩戒学术不端,力戒浮躁之风。

两年内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李克强表示,中国将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推动降低过路过桥费用,治理对客货运车辆不合理审批和乱收费、乱罚款。“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减少拥堵、便利群众。”

第13届中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开幕。(法新社照片)
第13届中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开幕。(法新社照片)

坚持“九二共识”  扩大两岸经济文化合作

李克强除重提“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外,在对台政策方面,李克强称,全面贯彻落实总书记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图谋和行径,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深化两岸融合发展,持续扩大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

李克强声言:“两岸同胞同根相系、同命相连,应携手共创共享全体中国人的美好未来。”

美指华操控汇率 郭树清:是出于误解

中美达成贸易战停火共识后,双方迄今举行了多轮贸易谈判。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周二表示,中美在金融业一直保持交流,美方对中方操控汇率等指摘是出于误解,可以消除。商务部长锺山则指,中美经贸磋商过程艰辛,但要达成最终协议,双方必须相向而行,共同努力。

郭树清表示,中美贸易谈判中有6个方面取得进展,包括技术转移、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农业服务业汇率,当中服务业和汇率与金融的关联很大。他认为中美完在金融领域开放能达成一致,双方目前的分歧是小问题。

他又指,美国对中国推动人民币贬值以获取竞争优势的指摘,并非事实,强调中方致力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他相信误解消除后,中美谈判会更易达成共识。

锺山则透露,中美制度、文化及发展阶段都存在重大差异,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赴美进行磋商期间,过程非常艰难和辛苦,原因在于磋商时间短、内容多且难度大。双方如要达成共识,需要求同存异,付出更大努力。幸经团队日以继夜工作,双方同意延长磋商期限,在期限内不提高关税,应当珍惜这一成果。

军媒指士兵未能适应新装备 解放军演习频失误

今年国防预算增加7.5%,达至1.18兆人民币,增长幅度与过去历年相比不算特别高。不过,军方喉舌《解放军报》上周却发表一篇颇为“耐人寻味”的报道,竟自曝其短,罕见地历数解放军的各项弱点,似在抱怨军方高层提升武器等硬件质素的同时,却忽视对人才培训等软件投入,引起了外媒及专家的注意。

- Advertisement -

报道又指,曾有一个合成营“指挥出现短暂混乱”,另一个营讯息处理方式不对,导致战场势态图一度跟不上动态变化。报道引述有关军官事后检讨指出,“这不仅仅是能力有差距的问题,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观念未转变”,并谓解放军部队数码化后出现两大问题,包括武器装备不断升级,军人力有不逮,能力差距拉大;作战模式加速转变,但作战观念仍落伍。归根到底,还是人才的问题。

报道多番强调,解放军人才队伍需要从“技术型”向“专家型”转变,指挥员思维理念也面临由“机械化”向“数码化”的跨越,但也承认“转变观念要花费大量时间。”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西方军事专家指,解放军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在人力资源、组织、腐败和讯息技术等方面受困扰,至今仍在这些老问题上犯难。哈佛大学中国事务专家阿拉思戴尔的分析则发现,《解放军报》仅在2018年就提到了数百次“军力薄弱”的关键词。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