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03cw08

序言:

·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档案照)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档案照)

在希望联盟执政的政府,未来的经济氛围将朝向“创业型国家”(Entrepreneurial State),鼓励4P的合作,即人民(People)丶专业(Professionals)丶私人(Private)与公共(Public)领域,以便带动各项国家的发展项目。

在为经济报告书撰写前言时,首相敦马哈迪指出,为了达致发展及包容性国家的地位,政府推行了各项改革,以确保经济的成长以及人民的福祉受到保障。

- Advertisement -

“政府将透过财政部推行‘创业型国家’的政策,鼓励4P的合作以便带动各项国家的发展项目。此外,为了加强谨慎的财政管理,财政部也将加速落实零基预算制度丶合理化援助项目丶改善采购程序及开拓收入基础。”

此外,马哈迪称,我国也会在国际上重新定位,会通过营造亲商的氛围与和平丶自由和中立区(ZOPFAN)的精神,持续加强与主要及有潜能贸易伙伴的贸易关系。

· 财政部长林冠英

财政部长林冠英(档案照)
财政部长林冠英(档案照)

虽然面对国际间的各项挑战,贸易战、主要商品价格波动丶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和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惟财政部长林冠英披露,我国明年度的经济成长,预测将持续加速,达致4.9%;今年的经济成长则预测是4.8%。

他说,服务与制造业将会扮演经济增长主要推手的角色,特别是在批发和零售贸易、金融和保险、资讯与通迅、食品和饮料及住宿的隶属领域。

“同时,制造业方面则以出口为主要导向,特别是在全球对电子电器产品的需求大增。而农业及矿产领域则会走出2018年的低靡,这是受到供应和恶劣天气的冲击所致;建筑业则会以适度的速度成长。”

在需求方面,林冠英指私人界的消费仍将是增长的主要动力。“在稳定就业和工资增长的背景下,私人消费将扩张;而私人投资的增长,则是由一个亲商的环境催谷出来。”

至於公共部门的支出,林冠英则指会在不影响公共服务的情况之下,获得完善的处理。

【第1章】经济管理和前景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由于全球贸易问题及新兴市场风险,2018至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从原本的3.9%,下调至3.7%。

在发达国家中,美国将采取周期财政刺激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然而,在欧洲地区,英国经济预料会与日本经济一样温和的增长,原因是英国脱欧出现的贸易壁垒问题,而日本则是面对劳动力下降的压力。

至于法国和德国,由于受到外需疲软和生产力的成长率恶化的影响,经济也是温和增长。

展望2019年的马来西亚,在面对内需和外在的逆风吹袭下,我国的经济将维持弹性,而主要的支持点是国内需求。

至于供应方面,由于有着稳定的收益,服务领域将持续是我国贡献最大的领域,尤其是批发和零售商、金融和保险、信息和通信业者等。制造业也因电子和电器的持续需求量,有着稳健地成长。

农业和采矿业预料在明年会反弹,而建筑业也因房屋过剩,预料会温和成长。

为确保价格稳定和经济成长,政府将持续实施货币政策。今年1月,国家银行宣布上调隔夜政策利率至3.25%,并在随后的9个月维持在这个利率。若与去年同期相较,令吉已升值3.9%。

今年8月杪,吉隆坡综合指数(FBM KLCI)的市值增加1%,达到1兆8658亿令吉。与此同时,截至8月杪,本地的外国产业市值在23.6%。

今年8月杪,吉隆坡综合指数的市值增加了1%。(示意图)
今年8月杪,吉隆坡综合指数的市值增加了1%。(示意图)

【第2章】全球经济展望

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保持在3.7%,主要得益于美国以及大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s)的稳定增长。

根据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发达经济体预计在2018年将取得2.4%的经济成长,2019年回缓至2.1%;并预计2018年和2019年的EMDEs经济增长率将维持在4.7%。

在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后,发达经济体的通货膨胀率在今年会提高到2%,2019年的通膨率则预计为1.9%。同样的,由于能源价格上涨,EMDEs的通膨率预计在今年可高达5%,明年则达到5.2%。

除此,世界贸易量估将从今年的4.2%,微降至2019年的4%,主因乃基于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所致,这可能会阻碍商业和金融市场的情绪,而对汽车和农业原材料的需求放缓,亦可能影响全球贸易。

与此同时,预计2018年外国直接投资流量将增加5%至1万5000亿美元,这反映出投资者对全球经济持续扩张的信心有所改善。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相关官方的资料统计,中国于2017年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火车头,达6.9%,其次是印度的(6.7%);至于马来西亚,去年的经济成长达5.9%,今年预计下滑至4.8%,明年或会微升至4.9%,这个表现在东盟国家内仅次于菲律宾(2017年6.7%、2018年6.7%、2019年6.8%)及印尼(2017年5.1%、2018年5.1-5.5%、2019年5.4-5.8%)。

大马在2017年的通膨率为3.7%,今年预计降至1.5-2.5%,明年则预计又回升2.5-3.5%。

另一方面,截至今年9月,马来西亚有72个正在执行的双重课税协定(Double Taxation Avoidance Agreement,DTAA),2项与美国和阿根廷签订的有限协议,以及与百慕大签订的一项税务信息交换协议(TIEA)。这些协议让我国及条约颗伴能够根据公认的税收标准,包括信息交换领域方面维持马来西亚的征税权。

总结来说,经合组织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为发展中国家审查和改进其税收制度取得了明显的变革,因此,管辖机构现在积极参与制定和实施新的国际税收条约,以解决逃税问题。

作为BEPS伙伴,马来西亚将继续审查其国际税收政策,以支持其可持续性的经济发展,同时为商界提供竞争环境,尤其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促进国际税务合作以防止跨境逃税问题。

【第3章】宏观经济展望

大马整体经济表现预料将保持良好增长势头。强大内需和全球经济与贸易稳定增长外,在电子与电气(E&E)工业持续扩张和高油价催动下,将支持出口增长。

报告说,2018年上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为4.9%,所以政府预测年杪时的国内生产总值最终取得4.8%增长。

尽管经济表现强劲,但在全球环境的不确定因素下,包括贸易冲突升高、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及油价在区域政治紧张局势下,增长风险在下降。

私人界支出仍是增长的主要动力,缓解了2018年和2019年公共领域开销下降带来的影响。稳定的就业与工资增长、有利的融资条件和良性通胀,将继续鼓励私人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约55%。

同时,服务业与制造业的私人投资预料扩大。政府开销则在当局检讨和重新确定优先次序后,预料放缓。

另外,经济增长将由服务业与制造业带动前进。其中,服务业在信息、通讯与技术(ICT)、交通和金融业的强大需求下,由消费和旅游支持成长。制造业则估计随着全球半导体工业发展,实现稳定增长。

尽管农业与矿业2018年的增长预料略有下降,但其表现随着原棕油(CPO)和液体天然气(LNG)于2019年价格上扬下,预料回弹。

建筑业则预测在数项大型计划项目几近完工,还有物业过剩(特别是非住宅建筑)下,以适中速度增长。但建筑业在2019年将随可负担房屋和工业新需求,有所改善。

然而,2019年随着全球贸易放缓,预计出口会是温和增长。同时,《2019年经济报告书》也预料政府的经常户头盈余,会随着服务和收入账户赤字的扩大而缩小。

货币和金融体系将持续保持宽松,以促进国家经济成长。(示意图)
货币和金融体系将持续保持宽松,以促进国家经济成长。(示意图)

【第4章】货币与金融发展

短期内,货币和金融体系将持续保持宽松,以促进国家经济成长,确保货币及外汇和融资市场稳定运作。

一般预测,国内金融领域将继续通过强大的资本,与灵活性运作的金融机构维持稳定关系。同样的,国内资本市场,将在多元化与健康市值水平的推动下保持一定的灵活性。

然而,在全球不确定性因素下,特别是美国与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步伐、本地政治发展,以及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升温,则令人感到担忧。

2018年,货币政策将继续提供有利环境,促进成长,同时保持价格稳定。隔夜政策利率(OPR)也在1月份上升25个基点(bps)至3.25%,并在2018年的后续9个月保持不变。

同时,法定储备要求(SRR)也维持在标准负债的3.50%,这也符合对通胀保持良性的预期稳定经济成长。

此外,随着2018年1月的隔夜利率(OPR)的调整,银行体系的利率上升。在经济稳定增长的情况下,隔夜利率(OPR)向上调整以使货币调整程度正常。截至2018年7月杪,国内商业银行也调整国内银行基准率(BR)至3.9%。,而平均借贷率(ALR)则5.44%。

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7月杪,商业银行储蓄存款利率上升6个基点至1.05%,1个月至12个月的定期存款利率介于3.08%和3.33%之间。

不过,尽管在2018年第一季度表现强劲,但令吉和所有区域货币仍面临着对美元贬值的压力。令吉在第一季度的表现,主要是随着OPR的增加,持有的投资股流向强劲的走势而有所增长。

然而,从4月开始,美国货币政策步伐加速,加上美元预期走强,导致非居民外国人投资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中部地区经济体流出。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升温、土耳其和阿根廷危机的影响,以及其他新兴市场,也造成负面情绪和压力。

首7个月所有融资指标都在扩张

《经济报告书》显示,2018年首7个月银行体系中所有融资指标都在不断扩张。其中,贷款申请、批准和支出分别增加5.7%(5050亿令吉)、5.1%(2231亿令吉)和7.3%(6778亿令吉)。

- Advertisement -

同时,截至2018年7月杪,未偿还贷款总额增长5.3%(1631亿令吉)、贷款申请反弹7.4%(2218亿令吉)、贷款总额增加3.3%(1005亿令吉)。此外,贷款总额支出增5.2%(4870亿令吉,而商业领域即占72%,大部分贷款用于制造业(27.4%)以及批发和零售业,餐馆和酒店(261%)。

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7月杪,未偿还家庭贷款总额增加6%(9367亿令吉),占未偿还贷款总额的57.4%,而截至同年6月底,家庭债务总额为1165.7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3.8%。大部分债务用于购买房产贷款(53%),其次是个人用途(14 4%)和供车(13.8%)。

同时,家庭金融资产总额保持强劲,达致2458亿令吉。在稳定收入和就业的支撑下,家庭债务能力得以保持。鉴于就业与收入稳定,预计2018年和2019年的家庭债务水平仍可受到控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