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从事地理信息系统的研究多年,借助卫星和遥感之科技,国际的知名学者甘钻萍博士,一早觉察了问题所在。一早两次为槟城垄尾此次的土崩,提前发出预警。尽管听到这些,当局的应对,举重若轻。

山坡的开发,违例的案例,当然不是今日遽然突然之事。早在2016年10月,民间组织槟城论坛(Penang Forum),已经架构“槟城山坡观察”(Penang Hills Watch)之网站,号召全民参与,一起监督祸害子孙万代的行差失错。

此后,第14届的全国大选之前,论坛随之顺势提呈了一份涵盖40项建议和20条诉求的“2018槟城论坛议程”,希冀促成良好之施政、社会的和谐以及永续的发展。

由此可见,槟城论坛所行,点点滴滴,确是槟岛生态的大护法。犹为难得,组织所汇集的人力,都是岛上的精英,有的乃是行内顶级的专家,有的则是本科的老行尊,群策群力,坚守底线,维护家园。

- Advertisement -

他们当中,广为人知的乃是曾任市议员,后来和州政府闹翻天的林马惠博士。此外,另有一人,乃是相对低调,享誉国际的知名学者,曾在理科大学执教和应聘菲律宾做事的甘钻萍博士(Kam Suan Pheng)。

认识甘钻萍博士的朋友想必同意,甘博士是个默默工作的踏实学人,站到学术平台之外的幕前,实不常见。可想而知,她的独辟蹊径之言,不是旨在吸引眼球,而是提前发布先见之明,为社稷尽一己之力。

参与槟城论坛,她一如既往地奉献,用专业的知识,正视沉痾,发现宿疾。圈内的同道都知道,槟城垄尾此次的恐怖土崩,她领导的团队,其实为此一连两次发出预警。

尽管听到这些,当局的应对,举重若轻:此乃攸关道路和基建之建筑。但是,大家大可放心。没事,一切皆在我们的视线之内,监督之中。(the work is being monitored.)

然则,从事地理信息系统的研究多年,甘博士借助卫星和遥感之科技,准确判断了祸根所在。对比2014年3月5日至2018年2月5日之间拍摄的鸟瞰图之变化,地势之变化,土崩的风险,皆一览无余了。

可惜,一切都迟了,破坏已肇。汲取发生在垄尾的这页沉痛教训,回顾8月25日攸关泛岛大道的座谈会上,甘钻萍博士当日挺身而出的当头棒喝,当可感受醍醐灌顶之意。

《光华日报》报道,席上甘博士严正指出,第一泛槟岛大道的环境评估报告,实不完整,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山体的隧道,没有全面的风险评估;水质、交通流量、土壤侵蚀,水灾的统计,乃至交通影响报告和社会影响报告,皆没有发布。

- Advertisement -

触目惊心的,还有报告中提及,泛岛大道途径3条断层线,一旦石头出现裂痕,水滴将能侵蚀之。而且,大道经过的亚依淡水坝旁,经不起周遭工程撞击,否则,必然危害左邻右里。

那么,第一泛槟岛大道之造建,值得吗?甘钻萍博士以本身经验谈透露,家居丹绒武雅,敦林苍祐大道尚未启用,需时45分钟才能抵达峇都茅上班。大道开启,路程缩至25分钟;可是没几年,车流饱满,现在甚至需时逾1小时才能抵达。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甘博士所点亮的这一盏盏土崩之明灯,当是未来大兴土木之前的指引了。否则,天马行空地开山,肆无忌惮地辟地,最终遭遇的,必然是罄竹难书的满目疮痍;既在这里,也在那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