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顺兴

最近报章报导有超过千多名刚毕业之医生辞职,其理由是英语低劣;当局还表明他(她)们的成绩标青,医学的书籍与报告绝大部份是使用英文。试问英语差劣怎能获取优越之成绩呢?成绩优越其英文必佳良。

成绩佳良,英文优秀,怎么会放弃备受广大人士尊敬之医生之尊贵行业呢?这是自相矛盾,自我解脱之虚伪托词,实情是他们是被父母半强迫地去进修本身无兴趣无能力之专业。当局为了达到某种专业、某个族裔之人数固打,他们是固打制下之毕业生,不是实质之医术毕业生。他们还有一点良心,不然后果将更严重。况且修读医科有可观的奖学金,只有半知半解地毕业了,这就是我国种族化教育之实例。

当局可否有考虑到医科之学位是所有大专学位中耗费国库与纳税人巨额之资金之重要贵昂学科,基此学额不多,要培训一名合格医生,起码要花费百万元之公费税款,千多名准医生放弃从医,将平白浪费纳税人亿万元以上公家钱,这种蓄意之公款浪费,谁应负责呢?这是不折不扣国家资源的巨大浪费之实例,教育浪费与失效之实例太多了,兹再举一些,那是数年前强行推行之数理化英语政策,在教育专家、家长之反对下,强行推行了6年,最后失败收场,平白浪费人民大量公款。

- Advertisement -

大专使用语,由原本之英文改为国文,再由国文又再改为英文,使人无所适所。这种反反复复之多变劣政,不知浪费多少公款?更令人费解的是:教育部竟有两名部长出任,这恐怕是全球唯一出现两名教育部长之可爱国家。教育政策与实质内容是互相联贯,互为影响的,小学成绩影响中学生之表现,而中学生欠佳必影响大学之水平与素质。现在当局把大专切割出来,由另一名部长全权处理。中小学又由另一名部长掌管,各自为政,互不相通,办教育可以这样处理吗?试想,中国与美国这些超级大国教育部也只有一人负责。为了获取更多政治支持,只能制造更多部长职位。如首相署一样(11名部长),这是教育政治化之实例。教育是一体化的人文教育,不能强行分割的。

- Advertisement -

我国建国快60年,竟还有临时教师之出现,我们没有临时医生、临时律师、临时工程师,却有临时教师(成千上万)。教师是专业中的专业,因医生、律师、工程师都是由教师培训出来的,这是对教师专业的莫大侮辱。

70年代,韩国在我国之后,现今韩国已超越我们。为了重视大专人才之获取,该国之高中联考、飞机师都要停飞与改道。我国真的要多多学习与取经,教育办得如此混乱与低劣,要成为先进国,再多十年可能还是原地踏步。根源是教育政治化与种族化。教育无法回归教育,教育素质如何提升与精进,教育低落、国力如何强大与精进。教育是强国立国之本,如果再这样将教育种族化与政治化,教育素质与水平将无法精进与提升。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