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峰回路转,急转直下,传说中的人选陈韵传出局了。如果陈韵传是输家,潘俭伟或是大输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基层怒火燃烧,烧断了陈韵传的天使桥,会不会殃及潘俭伟的长江大桥?』

基层基层,跟群众直接联系的最低一层,又或是基层自我解嘲的“基尘”,不被领袖重视的最低灰尘?

无拉港补选,行动党人选争议闹大,当基层声音压倒高层,唯有牺牲传说中的主播陈韵传,委派无拉港基层熟悉的女将王诗棋上阵。

王诗棋是市议员,亦为原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政治秘书,也是行动党沙登区社青团团长兼妇女组副主席。509大选前,沙登国会选区包括无拉港州席,但选委会重新界分了不少选区,无拉港州席现属万宜国会选区。

- Advertisement -

说完了,王诗棋与无拉港当地基层有互动,基本上不会受到无拉港基层的排斥。至关键,传说中的人选陈韵传出局了,无拉港基层的怒火也暂时平息,只要派出基层接受的人选就没事。

峰回路转,急转直下,陈韵传自然是这次风波的输家。可是,缘何无拉港基层对她意见那么大?胡一刀听闻,无拉港基层并非针对陈韵传,只是不满天降奇兵式的人选,尤其传说中陈韵传甚至不是党员?

雪州社青团一哥郑鸿杰,风波期间曾在脸书发帖,对大选“党委派多名资历、党龄都不足的新兵上阵”颇有微言,并直指“无奈党的遴选机制停滞不前,已经让许多人才外流”云云。

自308海啸大选后,行动党委派的候选人,有者据称基层也不曾听闻其人?当中,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委派候选人更被指罔顾基层意见?

如果说,陈韵传是输家,潘俭伟或是大输家?很简单,陈韵传不上阵也就罢了,而潘俭伟属意人选临阵出局,对其党内威信却是一大打击?

怎么说呢?候选人争议风头火势,现在都说是潘俭伟力荐陈韵传。无拉港基层开出第一炮之后,火势燃烧至雪州各地基层,纷纷上网表态抒发不满,有的甚至扬言要在党选给领袖“好看”。

陈韵传无疑是美女主播,然而基层却有不同看法,其中一名基层冷嘲热讽:“遴选候选人可以从基层默默耕耘的先物色起吗?这样比较公平……,美有什么用?当年戴安娜还不是输给了马袖强!”

还有的不点名直接向领袖开炮:“不要当我们无拉港党员是死的,行动党不是你个人财产!请尊重!”

基层大多没有点名批评,但有则胡一刀看了忍不住发噱:“一二三四五六七, 我的Angel 在哪里?在这里,在这里,只要我点头就可以!”末了,还加上一句:“他应该每天都爱唱这首歌!”

这是源自儿歌的歌词,把《我的朋友在哪里》,改成“我的Angel 在哪里”。最神是,雪州行动党在509大选,推出三位新女将打安全区,被批评者喻为Tony’s Angels,以与红遍一时的美剧Charlie’s Angels对比。

东尼是潘俭伟的洋名,批评者显然暗讽陈韵传是“东尼的天使”?而后,批评者再来一则:“下一届雪兰莪的国、州议席候选人,除了主席之外应该清一色是女将!Yeah,我爱天使!”

可想而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行动党虽从善如流,委派安抚基层的候选人,但风波期间已使潘俭伟的形象受挫?接下来12月雪州党选,潘俭伟寻求连任州主席或面对强力反弹?

- Advertisement -

有传闻称,批评者原先属意的无拉港候选人,包括在地和外地两三名基层领袖,但最终他们不是自我放弃就是表现过激出局。

还有还有,据称行动党上层属意女性候选人,以加强行动党州议员的女性代表。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王诗棋不是最佳人选,但从她和传说中的陈韵传二选一,王诗棋仍以在地基层干部的优势出线。

唐代岑参有诗云:“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是的,当基层怒火燃烧,烧断了陈韵传的天使桥,会不会殃及潘俭伟的长江大桥?且待党选见真章。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