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谢诗坚

我们已经不能简单地看待中美的贸易战只涉及经济利益,因为在7月美国启动贸易战之前已对亚太地区的战略作了全新的部署,贸易战的背后还有更大的杀伤力。

本来美国把亚洲这一地区称为“亚太地区”,而在2009年时,李光耀曾吁请美国重返亚太,以制衡大国的军事力量。结果克林顿总统做到了。到了小布斯总统当政时,把主力放在打恐方面,也就有了2001年打阿富汗及2003年打伊拉克的悲剧发生。

待到欧巴马主政时(2009-2017),他也开始注意到印度的重要性,因而在一次访印时,他支持和主张印度也“和平崛起”,不让中国专美(中国在2003年推动“中国和平崛起”的口号)。

到了特朗普上台(2017年),他进一步将“重返亚太”易名为“印太地区”(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其目的就是拉拢亚洲的反共国家能结成一条反华阵线。这些国家除了原有的日本外,如今又加上印度、澳洲、纽西兰、印尼、新加坡及越南等国。不过新加坡因国小已表明不倾向任何一方,以求自保。越南虽然已与“死敌”美国重归旧好,但忝为社会主义的国家,它不能再公然与中国翻脸。至于印尼,基本上是比较倾向美国的,但也不希望与中国交恶。最近美国情报人员据称在印尼掀起“反华运动”就是旨在提醒印尼人不要忘记六十年代的大屠杀。

- Advertisement -

澳洲也因中国大举移民,又出现中国过度渗透的争议,更有议员和政府将澳洲拉入反华阵营,如今连纽西兰也有此舆论了。

试想想中国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它有应从哪方面着手?

最名正言顺和符合战略地位的就是马来西亚。中国知道缅甸、寥国、柬埔寨不属于战略位置,菲律宾位于亚洲大陆连成一道,汶莱也属于弹丸小国,因此只剩下马来西亚是中国最主张加强合作的国家,以确保“一带一路”能够从马来西亚打开一条通道。

这是因为马来西亚位于马六甲海峡,而马六甲海峡自八十年代以来已成为中国油船必经之途,一年经过马六甲海峡的大大小小船只约有十万艘,其中80%是运载石油到中国的。因此马六甲海峡已成为中国的经济命脉,一定要确保马六甲海峡的安全与和平,让货运船只顺利通航。

除了在过去数年加大投资外,也与马来西亚有过两次在马六甲海峡的军事演习。

马中关系也在纳吉时代走向高峰,但新政府一上台喊停,这其中的含义就未能使人明白。如果中国失掉马来西亚这一道屏障,它要突破美国对华的新包围就不容易。现在人们也正在观察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于本月17日访华所达成的协议。

可是在另一方面,中国又面对台湾在美国庇护下的“独来独往”;尤其是台湾旅行法通过后,台湾人可自由前往美国。

尽管中国处处卡住台湾参与国际会议,也不让它加入联合国(用台湾的名称),但台湾仍然希望美国能在贸易战中打败中国而为台湾出一口气。即便台湾能在贸易战中得到某些好处,它还是抵消不了中国游客锐减访台的困境,也在航空业上因名称被逼做出改变。

特朗普这位怪人也真是让大陆对他摸不着头脑,特别是蔡英文电告特朗普恭贺他当选总统而获得美国总统的接听,实在不寻常。

当然美国用贸易来压制中国可以减少流血和人命的损失,但它真正目的是用台湾和香港这两个筹码(搞台独和港独)来刺激中国的不变立场。不过香港独立几乎是没戏了,而台湾则在国际上挑起习近平的神经线。

只要美国能拖延和挫折中国的和平崛起,逼使中国的两个梦(2021年中共建党百年及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百年)不能达致所要的政绩。前者是落实一个小康的社会;后者是将中国发展成一个强国。

其实美国当今的对华政策与60年前的对华政策大不相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在1948年毛泽东行将胜利时,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走了”,毛泽东还为此写了一篇讽刺文章《别了司徒雷登》。

当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后,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上(专门讨论印支和平问题),周恩来准备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握手,却遭后者的拒绝,而成为外交课题。

过后在1957年时,毛泽东发动的反右斗争也引起美国人的注意,并希望通过经济上的援助和政治上的开放来改变中国的体制,即让资本主义复辟。但毛泽东严守把关,将美国人的“阴谋”揭穿了。

正因为毛泽东对美国的“和平演变”格外小心,也就在反右斗争后又掀起大跃进运动(1958年),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Advertisement -

继后的文化大革命就比起反右斗争、大跃进及人民公社更加的激烈,这与毛泽东不让西方国家渗透有关。在毛泽东看来,通过文化大革命可以使人的思想纯洁和只向往社会主义,这样一来就不怕西方文化的入侵,改变了中国的红色江山。

就在习近平这5年来(2013-2018)鼓吹中共“不忘初心”而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分析,就不难明白为什么特朗普“死都要扼住习近平的喉咙”。

两位巨人的交手仍未分出胜负,但不论是哪一边占上风,其结果是没有赢家收场,理由是谁都不想也不能屈居下风。因此这场贸易战将改变世界的格局是不容置疑的。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