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槟州新任首席部长曹观友,5月23日主持首场行政议会会议后记者会有做宣布,声明槟州宪法将进行修改,以立下首长两届任期的限制。过后不久,曹首长随即透露法律用词会有修改,“两届期限”可能改成““没有任何州立法议员可以受委为首席部长超过两次”。看来,这皆属技术性小课题,相信不会难倒希望联盟推行政体革新的决心。

其实,当曹观友宣布槟州首长两届期限时,我比较关注的,是推算这项州议会修宪是否会影响他本身的任期。因为,一个被选民普遍拥戴的好领袖,当他声望仍值日中天,而且仍有德能为人民效劳,任期若被宪法限制而下岗,何尝不是人民的损失。

后来查到曹观友是1958年出生,今年59岁,如果顺利做完两届首长,到时已是69岁盛龄,不失成熟稳健,阅历丰满。由于马哈迪成功开创92岁高龄重当首相的新记录,完全破除“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旧礼教,曹观友连任三届,预料也不会是什么政治课题。

我关注的第二个课题,是希盟州政府修订槟州宪法,成全“两届/两次期限”目标的法定权利。众所周知,修改宪法,必须拥有国州议会三分之二支持才能通过。509投票揭晓,槟州希联拥有40州议席的37席,是一面倒的政权优势,修宪已是轻而易举的法定程序,成败只维系在希盟的政治毅力这一端。

- Advertisement -

曹观友说,希盟承诺在取得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后限制首长任期,而这个倡议也获得州行政议会同意,会遵循程序加以兑现。此外,当州法律顾问备妥修宪建议书,行政议会将展开更仔细的讨论,然后邀请公明社会与非政府组织提出他们的反馈。他也证实,修宪议案料将于今年11月在州议会提呈。相信,这些都是“君子一言,火箭难追”的承诺,必然会循序落实。

以上所述皆属槟州管治方略,但509大选定局给予希盟的政治本钱,是超逾槟州的政治稳实。

首先,希盟执政布城,半岛掌政吉、槟、霹、雪、森、甲、柔等7州属,而东马国阵势力也日益瓦解,名存实亡。在沙巴,希盟获得民兴党友善合作,联合组织州政府并分享政权;在砂拉越,当地国阵也面对树倒猢狲散局面,土保党为了确保2021州选举胜算,已经选定弃车保帅棋法,主动脱离国阵,使巫统在砂州的托赖,永远根除。

因此,希盟虽无国会三分之二大多数票权势,会但因国阵崩败只剩巫统孤军作战,而伊党受困半岛东北走廊,希盟单靠简单多数票得以掌控联邦机制,配合机制革新所带来的综合绩效,因而促成希盟的国会简单多数票势力,日益增长。

这也意味,今时槟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同属统一政治联盟与政纲,往后的施政、改革及资源分配,肯定不会重回前两届国、州政府朝野对峙,两败俱伤的局面。相对的,槟州政府应该乘这国州同盟的黄金档,及时进行大格局政治的维新改革运动。

我所期望的改革,就是修订或撤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把国会民主制度的第三票,还给人民做主。

其实,509改朝换代令我最意料不到的是,这股恢复恢复地方选举的号召,不是源自样样领先的槟州,而是担任房屋与地方政府部的公正党部长。

5月26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声明,我国预料能在3年后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并在这6个月内深入研究此事。她说,当朝希盟政府须专注于解决各种重要课题,包括确保国家财政稳固,并也探讨进行地方选举成本的种种影响,然后分阶段进行选举,如先在雪兰莪和槟城落实,再推展至全国。

摊开近史记录,2014年8月14日,槟城州政府与国民醒觉运动前主席拉玛克里斯南入禀法庭,要求重新进行地方议会选举的申请,但被联邦法院否决。

这宗案件的焦点,是关于《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71法令)第15条文,断定“地方政府选举必须终止,而第10条文则阐明对市议员和市长的委任”的关键点。但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认为该项法令第10和15条款,是符合宪法的。联邦法院的论点是,废除地方政府选举是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的政策决定,因此,若州政府欲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就应该就此谘询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

这要追溯到2012年5月9日,槟州立法议会通过修改《2012年地方选举法令(槟岛及威省)》,并于7月5日在宪报上公布。但2014年的审讯中,联邦法院认为,《2012年地方政府法令(槟州及威省)》是违反联邦宪法第75条文,也与拥有联邦法令地位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及15条文,相互矛盾。此外,槟州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是属于“越权”做法,因它违反《联邦宪法》第95A(6)及(7)条款。

- Advertisement -

现在事过境迁,有一堆趣味事情发生,需要折射一下。一、当年这案的槟州政府代表律师,是现已升任为总检察司的汤米汤姆斯。二、承审此案的5位联邦法院法官,是现任马来西亚大法官敦劳勿斯、拿督苏里亚迪、拿督阿末玛阿鲁、拿督兰利阿里及阿班迪阿里。三、敦劳勿斯本身因宪定超龄而继续延任,职位引起法律争议。四、另一联邦法院法官阿班迪随后虽获跃升为总监察司,但日前已被当朝政府摘下乌纱帽,撤职!

重要的是,当年案件审结时,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表示,对联邦法院的裁决深感失望,但会遵守联邦法院的裁决。他发话,若要恢复地方选举,只有等待中央政府改朝换代才能办到。

现在改朝换代了,还等什么?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