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笙鑫

首相马大人上任后在第一场首相署常月聚会上,虽然没有任何具体细节下却宣称马来西亚国债突破1兆令吉,这番言论引起的登时引起了市场的混淆。

网络红豆军加一把火,为了让人民相信国家破产而开始制造纳吉掩饰国债和国账造假的舆论,更加剧了市场的恐慌,连海外的朋友在whatsapp都收到这类的讯息,纷纷打电话询问真相。

掩饰国债和国账造假言论严重伤害了国家银行的信用和投资者对马来西亚金融体系的信心,从当天开始,马来西亚股市开始下跌。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的主要职责除了是我国唯一货币发行机构,制定(建议政府)和执行货币政策外,更是代理国库,代理政府债券发行,为政府融通资金,为国家持有和经营管理国际货币存备,监督国内银行和代表政府参加国际金融事务协调和磋商等。

- Advertisement -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第7任执行长,丹斯里洁蒂在长达16年的日子里曾经12次被全球金融雜誌评选为全球最佳国家银行行长之一,马首相走马上任后委任她为5人资询小组的其中一员,可惜的是在一夜间,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多年建立起来的信用就此被破坏了,因为这样加速了外资的离场。

三天后,新任财长林冠英为了迎合和证实马首相的1兆国债言论而公布所谓的细节,在马来西亚新政府财政部长的数据里,联邦政府债务与负债( Debt and liability)里总合1兆873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80.3%。

数据显示,联邦政府债务是6868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50.9%,政府担保的债务(Government guarantees)有1991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6%,公共私人合伙(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 PPP)项目租赁付款共计2014亿令吉。

我得到林冠英国家财政部长的数据后,发给了海外金融界的朋友而得到的回复竟然是一阵笑声。

依照国际的惯例,计算一个国家债务时并不会把政府担保债务和公共私人合伙项目租赁纳入,政府担保债务不算是一个新的项目,这种情况在敦马哈迪过去22年担任首相期间也存在的。以总会计报告惯例,政府担保债务被列为“或有负债”(contingent liablities)的一部分。如果这些担保债务项目面对亏损,在清盘时期还是要扣除项目记录的资产(Asset)。

打个比方,1马公司在去年报告中资产估计总值550亿令吉,而政府担保债务380亿令吉,那么如果面对清盘,资产变卖得到的总值来扣除债务,不够的政府才必须填补,有剩余的还回给财政部(因为财政部是唯一股东)。那么在国债总值上如何能把不确定的担保债务加入?

1991亿令吉的政府担保债务是公开的数据。世界金融机构包括评级机构在内的经济分析员早已经把这个数据纳入风险分析考量之内。

再说2014亿令吉公共私人合伙项目租赁付款正确来说是该归纳资本支出(capital expenditure)。根据林冠英的回应说联邦政府承诺偿还所有租赁付款(租金,维修和其他费用),这些计划包括建造学校、宿舍、道路、警局、医院等。当然这个数据已经扣除一马公司解决了在马哈迪和安华时期签署的独立发电厂项目而减少了190亿的费用。

所以,联邦政府国债的正确数据仍旧是6480亿令吉(占国家生产总值50.9%),而不是1兆令吉。在这其中约73%是通过政府债券和伊斯兰债券有国内投资者持有,剩余的27%是由海外机构拥有。

马来西亚变天3星期后的还没退热的支持者迫不及待的要筹款救国还债。本来海外投资者看来,这是一个好笑的民粹政治行为。想不到的是,本来宣布不可再向民众筹款的马首相突然大U转的成立希望基金户头接受民众捐款救国。

- Advertisement -

官方正式接受筹款在海外投资者眼中已经不再是政治动作而是变成另一种解读。要知道,政府的功用除了立法,管理, 发展经济外,更重要的是国家财富分配(税收和预算)。除了战争后重建的国家或面对严重经济衰退的国家,当一个政府正式向民众募捐时,另一种解读是政府财政管理上无能,相对的让国际投资者认为投资风险大大的提高。

更荒谬的是,一边喊穷募捐一边要花4000万令吉让国营电台直播世界杯。

今天官大人们,你们当政府了。你们的一举一动已经不再是国内问题,而是牵动着国际每个方面的神经。马来西亚已经破了历史记录连续16天股市被外资净抛售。虽然明白换了新政府难免会发生阵痛,但是再不合理的决策下,我还真的担心我们百姓在过程中痛不欲生啊!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