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这个国家,虽然得天独厚,满城黄金,富裕一方;可是独立建国以来,国库年度的账本,似乎总是捉襟见肘。1984年,时在国民大学经济系执教的蔡维衍博士演讲〈我国经济政策新策略及华裔经济难题〉,指出当年的国债,已达577亿国债。

时光荏苒,倏忽n年。重任首相的马哈迪医生透露,2003年卸任之日,国债虽然增长,唯没有超过3000亿令吉。但是,阿都拉继任不久,权交纳吉,国债开始疾速倍增。

长话短说,2010年,国债已有3620亿。财政部的统计透露,截至2015年3月,当时国家的债务,共有5968亿令吉。换句话说,不过短短5年的光景,债务倍增2348亿之多!

一年之后,再次攀高,累积之数,高达6305亿。2017年的统计,据巫青团副团长凯鲁阿兹万的文告指称,为6868亿令吉。折算上来,几乎相等于再建100栋,成本65亿的双峰塔!

- Advertisement -

眼下国阵倒台,首相马哈迪医生和财长林冠英先后报告,我国財务之拮据,超乎想象。层层叠叠之下,国债已经攀高到1兆873亿令吉,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65%至80.3%之间,远远超过法定之顶额!

一兆,百度解释:意指一万亿,是继个、十、百、千、万、亿之后的单位,为10的12次方。兆之后,还有“京、垓、秭、穰、沟、涧、正、载、极、恒河沙、阿僧祗、那由他、不可思议、无量大数”。

比上虽然不足,然则,一旦比下,确实非常可怕。仅从2003年算起,至今不过15年,可是,债务一口气多出了7000亿。换句话说,过去15年里,每年国债增加了大约500亿。或者每天负债接近两亿。

追溯往事,当前的困窘,其实早有高调的预警。早在8年前,时任首相署特别任务部长依德裡斯曾说,据1997年起每年平均12%的负债成长率计算,不消9年,国内债务将冲高至1兆1580亿令吉,为100%的国内生產总值。

前部长口中2010年的9年后,正是2019年。显然的是,首相和财长所言,和依德裡斯当年的估计,相当接近。大选之后,去岁的财政预算,恐怕还要大笔大笔地追加。如果加上公仆常年的调薪,不足之数,必然犹是惊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国内百业和两岸百姓一起缴纳的这一大笔钱,到底去了哪里?说实在话,身在门外,我们都搞不清楚状况了。不管怎样,从速度而言,债务的可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 Advertisement -

再拖下去,明年此时,不知如何,我们暂且不说;然则,子子孙孙,要怎么还,才能清掉这一屁股债呢?设想每年归还100亿,不计利息,也有至少108年,才能彻底偿还10873亿的债务。如果每年只能给50亿,则需217年。

也许,50亿太少,100亿太多,则取起中数,每年定期奉还75亿,则需大约150年。假如30年算一代人,推算上来,我们要3代至7代人的辛勤工作,才能搞定这些累赘。要是算计利上加利,什么时候大结局,还真不好说。

要不是换了政府,也许我们还活在海市蜃楼之中,假想未来还是一片光明。现在好了,好梦醒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明天起身,告诉自己,每个人都要向马哈迪医生看齐,把退休年龄推到95岁;否则,下一代想要翻身,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