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亦鸣

伊斯兰党把国阵政府施予人民的各种好处视为人民接受政府的糠麸(DEDAK),而华人则视这些所谓的糠麸为理所当然的事。华人认为既是纳税人,政府给予人民的各种福利是人民的钱,即使接受了政府的糠麸,在大选时依然把票投给了反对党。华人认为支持反对党,可以改朝换代,华人的命运可能会获得改变,不须再看巫统的脸色。

许多人认为华裔年轻人必定是支持反对党的,可是又不尽然。有些年轻人反过来劝导父母勿支持反对党,因为他们获得政府的赞助,才能完成学业。尤其那些获得JPA奖学金的学生,具有感恩的心,觉得政府给予他们资助,使他们能够完成自己的梦想。纳吉政府把教育开放,并成立高教基金,协助贫穷学生完成他们的学业。

许多杰出的学生获得提供MONASH大学的BURSARY教育计划,使许多优异的华裔子弟获得出国深造的机会。由于华裔在两届大选都倾向支持反对党,这项对华裔相当有利的教育培训计划,变成胎死腹中。虽然如此,政府还是让许多具有优异成绩的华裔学生在本国接受上述教育培训,将来能够为国家做出贡献。反对党的支持者认为政府只照顾一小部分的人,不值得大事赞扬。这些是华社的精英分子,他们原本可以到外国接受更良好的教育培训,由于政治因素,让他们失去了赴外国深造的机会。

最近遇到朋友,在谈论华裔拥有倾向支持反对党的动向,这位朋友的孩子也是接受政府恩惠者之一。他在两届大选原本有支持反对党的情意结,可是由于觉得政府为他的孩子培育英才,决定下一届就各投一票,以示公平。华裔对政府不断地要求给予华社更多的优惠,可是又对政府的一些政策感到不满意,并对政府内的一些巫统部长感到很反感,于是在心里产生了政治选择的一种挣扎。

- Advertisement -

在教育领域,政府也批准增建华小,让许多面临关闭的华小获得搬迁,并拨款资助华校,是比敦马时代更具开放。由于槟城制度化拨款让槟城人觉得这个制度比较吸引人,况且槟州政府也资助独中教育,中央政府即使如何提升华小的优惠,都没有使槟城人觉得政府的诚意。其实,中央政府的拨款制度也是有它的优势,有些需要大笔款项来发展学校,槟州制度化拨款就难以让这些学校进行他们的发展计划。由于行动党政府比较善于搞政治,中央政府很难说服槟城人民,并把票投给槟州国阵。

- Advertisement -

除了教育领域,纳吉政府在各项拨款都有协助各阶层的华人,并对华商给予经济上的协助。纳吉政府比较倾向中国,所以参与了一带一路的商机。有土权领袖及敦马质疑纳吉的倾向中国政策,并指这样将会出卖国家主权,都是无稽之谈。他们不断提出中国人来大马之后,造成华人更加产生优势,对马来人产生威胁。由于华人已情绪化,对于反对党所说的话都样样接收,对华人来说是很具有危险性的。

虽然有小部分的华人对国阵政府具有善意,但绝大多数都是支持反对党。如今反对党所推出的竞选宣言,提出百日新政落实10大承诺,可能样样都让国阵步步惊心。尤其承认统考文凭,巫统将面对压力,巫统也很担心马来人因为政府承认统考而被马来人所抛弃。敦马时代是最拒绝承认统考,如今被逼把承认统考作为大学宣言,他也可能获得更多华人支持,但却被马来人所拒绝。

反对党为了赢取大选,做出许多承诺,华裔还是必须谨慎,毕竟承诺不一定须要被实践的。华人在政治上看来好像很威风,但许多华人开始也怀疑,我们好像因为坚持支持反对党,失去了很多华社所应得的利益。尤其是巫统屹立不倒,继续成为政治的主导,华裔可就要因为太倾向支持反对党而须要付出更多。许多华裔领了BRIM一马援助金,最终还是拒绝国阵的糠麸,再次投选反对党。


- Advertisement -